缸邊財話——中國未踏入降息周期

  全球經濟在經歷了2008年金融風暴的衝擊後,於2017年首次出現發達經濟體和新興市場經濟體同步復甦,當時各國央行紛紛準備降低刺激政策力度,以為應對下次危機而拓展政策空間,可是2018年全球經濟卻出現失速跡象,導致各國央行紛紛在政策層面急轉彎,全球範圍內降息潮又再次出現,美聯儲更是在下半年連續降息三次並從新開始擴表,中國央行多次定向和全面降準,但基準利率層面遲遲沒有任何動作,令部份市場分析人士的降息預期落空。

  近期人民銀行雖然在利率層面動作頻頻,接連下調中期借貸便利(MLF)、逆回購操作和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過程中還伴隨著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商業銀行定期存款操作利率的小幅下行,令市場對人行降息預期再次升溫,甚至認為中國由此會進入降息周期,但從全球和國內經濟基本面以及利率形成機制改革各方面來看,目前中國進入降息周期的說法仍很難站得住腳,因為近期中央和監管層只是強調加強逆周期政策力度,但實際操作層面上並沒顯著加大政策寬鬆的力度。

  第一,人行在9月6日實施複合型降準,宣佈在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於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目前看來年底前再次降準的概率不大。

  第二,9月份國務院決定提前下達明年專項債部份新增額度,市場預期提前下達的規模最高可達1萬億元左右,但目前看來年內落地的概率也在降低,且規模可能會顯著低於預期,四季度貨幣財政政策力度有所降低的原因是中國經濟基本面趨穩,年內多次降準和2萬億元專項債的政策滯後效應在逐步顯現,雖然三季度GDP增速下滑至6.0%,且四季度有可能會跌破6%,但總理李克強多次強調「只要就業好,GDP增速高一點低一點都可接受」, 正顯示中央和監管層的政策目標早就已經從GDP增速轉向就業。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