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特朗普的謊言

  美國不斷在外交層面向中國施壓,企圖逼使中國在貿易談判上屈服,其幕後的原因很明顯是美國經濟出了大問題。英國IG集團市場分析主管巴拉代最近在法國《迴聲報》發表一篇題為《迄今最好的經濟:特朗普的謊言》的文章,在一定程度上正好說明了特朗政府所面對的困境。

  巴拉代在文章中指出,自特朗普出任美國總統以來,經濟增長的峰值出現在2018年二季度達4.2%,今年初以來的增長數據如下:一季度3.1%,二季度2%,三季度初次估算為1.9%,這絕對不是史上最佳的經濟表現。如果我們往回看到2014年,就能發現更高的增長:三季度增長5%,二季度增長4.6%。而且這還沒完,紐約聯邦儲備銀行預計今年四季度增長只有0.4%,將成為自2015年一季度以來最低,這也意味着特朗普任期以來的最低增長。儘管採用的預測模型存在波動性,但亞特蘭大聯邦儲備銀行同樣預計四季度增長僅有0.3%,也是2015年初以來最低。

  特朗普憑藉對經濟和股市指數表現的發言,給人營造出一種美國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時期的感覺,但聯儲局為何今年需要連續三次降息,並自9月以來幾乎每天向貨幣市場投放近千億美元流動性來避免利率暴漲?聯儲局又為何要宣佈每月購買600億美元國債?雖然聯儲局否認啟動量化寬鬆,但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規模僅兩個月就增加了2800億美元,這相當於目前歐洲央行一整年的「量化寬鬆」規模。

  巴拉代的文章提到,9月份供應管理學會(ISM)的製造業PMI指數跌至47.8的收縮區,是次貸危機以來最低水平,顯示三個月以來美國製造業活動收縮,使美國經濟尤其依賴服務業。但服務業數據亦表明其經濟活動正在放緩,9月份ISM非製造業PMI指數跌至2016年8月以來最低。儘管美國服務業活動尚未收縮,但服務業PMI比製造業PMI跌得嚴重,10月份服務業PMI為50.6,而今年2月時還是56.0,數月來已驟降至榮枯分界線的邊緣。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