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期油為何出現負數?

  在金融市場上出現負利率已司空見慣,但在原油市場上竟然出現倒貼的蝕本買賣,可說是出乎意料。紐約五月期油價格暴跌55.9美元,收報每桶負37.63美元,跌幅達305.97%。在新冠肺炎肆虐全球下,原油市場供需嚴重失衡,但原油作為稀有商品,就算價格暴跌亦不應出現負值,出現這種現象,既有商品期貨市場的技術因素,亦有地緣政治方面考慮。

供需失衡庫存飽和

  原油市場出現嚴重供過於求,一段時間以來的低油價,已塞滿各地原油儲存基地,裝滿海上的超級油輪,各國戰略儲備和商業庫存接近飽和,沒有足夠剩餘空間吸納更多原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發佈的數據顯示,截止4月10日當周,美國原油庫存較上周增加1924.8萬桶,遠超預期的1167.7萬桶;同時美國海上油輪基本滿載,目前達1.6億桶,創11年來新高,令市場上的原油無處可「藏」。

  由於周二是紐約五月期油的到期日,意味交易經紀商手頭持有的五月期貨,必須在這一日完成交易,否則將強制平倉,自動轉化為現貨交易。一旦轉為現貨,經紀商必須租賃倉庫存放實物原油,並尋找買家交付煉油廠。作為美國原油期貨交易中心的俄克拉荷馬州庫欣地區,原油庫存已連續6周增加,上周再增加570萬桶,目前總量為5500萬桶,該中心容量約為7600萬桶,即將在三周內爆滿。在存儲空間嚴重稀缺下,儲存成本已高於石油本身,為避免在沒有地方儲存下購入實物原油,經紀商紛紛拋售,由此上演價格為負數的歷史奇觀。

  投機在期貨市場無時不在,不排除市場上部份精明原油買家,充份利用賣方急於出手的恐慌心理,乘機大幅壓低五月原油期貨價格,達到低價購買目的,但背後不乏沙特阿拉伯、俄羅斯和美國三方的地緣政治博弈影子,沙特和俄羅斯爆發油價戰,到達成史上最大幅度減產協議,但已回天乏力難阻油價暴跌,導致數間美國企業破產,間接打壓美國頁岩油氣產業。心有不甘的美國亦可能利用期貨市場來奪取定價權,把油價打入十八層地獄,擠壓俄羅斯和沙特經濟,再逼使兩國作出重大妥協,推動市場再平衡。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