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石油三國殺還看美國

        紐約期油發生歷史性崩盤,從技術層面來看,這是期貨主力合約移倉換月,多方被逼平倉的結果,但這背後亦是沙特阿拉伯、俄羅斯和美國三大主要產油國角力所致,儘管由於頁岩油企業虧損嚴重,美國能源產業日子並不好過,但這場角力真正決定力量還在美國。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經濟活動嚴重停頓,世界石油勘探和生產等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嚴冬。儘管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與OPEC+以及美國,達成史上最大幅度減產協議,但油價卻向下狂跌,說明在恐慌情緒影響下,原油市場或已失控。儘管沙特能夠依靠巨額國家主權基金補貼,但坐吃山空不是長久之計,所以沙特希望盡快達成市場安排,其佔據主要市場份額之心十分明顯,俄羅斯暫時也沒有退讓之意,決心保住至關重要的歐洲油氣市場份額,以與美國針鋒相對,但巨額消耗將使俄羅斯面臨諸多風險。

  日子最難過的要數美國。近年美國頁岩油企業一直借貸擴張,不計盈虧拼命增產搶市場。這種不惜一切代價實現增長的模式,如今則難以為繼,開發和投機商倒閉如潮,產業工人失業劇增。加上美國成為疫情重災區,這對特朗普及其聯邦和地方政府來說,都是極為艱難時刻。

美增產搶地盤惹不滿

  美國政府早前追加購入7500萬桶戰略石油儲備,但美國總儲備已達約6.5億桶,接近飽和狀態,有消息稱美國能源部正起草一項計劃,通過擴張國家應急儲備,向石油公司預付高達3.65億桶的費用,如此看來美國戰略石油儲備,有可能增至10億桶。

  從表面來上看是沙特與俄羅斯在較勁,實際上真正決定力量還是美國。憑藉頁岩油鑽井技術進步,美國在2019年日產量超過1200萬桶,儘管OPEC有力掌控價格,但美國已限制OPEC的定價權,特別是頁岩油不斷蠶食沙特地盤,同時還覬覦俄羅斯的歐洲市場份額,令後者深惡痛絕。

  因此OPEC+於2016年底成立,本質上是沙特與俄羅斯結盟對抗美國,為了阻止沙特,俄羅斯刻意壓低油價,特朗普一開始是威脅對沙特進口石油徵收關稅,為美國國內的石油價格設定底線,但他很快發現關稅可能作用不大,不過美國總統握有結束油價戰的終極武器,即「禁止石油生產和出口卡特爾法案」 ,一旦批准該法案,將立即取消目前在美國法院對OPEC作為一個整體及其每一個成員國的主權豁免,這樣一來美國就可以在法律上,凍結沙特在美國所有銀行帳戶,扣押其在美國資產,停止沙特在世界任何地方使用美元,並對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及其資產和基金追訴,試想這樣的後果誰能承受,所以這場三方角力最終結果,仍是好戲在後頭。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