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全球經濟勢急劇收縮

        隨著疫情對全球經濟影響惡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表示,將於6月公佈對全球經濟預測向下修正。大多數經濟學者認為,此次修訂最終數據可能比2008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時還要低。世界銀行數據顯示,2008和2009年全球GDP增速分別為1.85%和-1.68%。鑑於IMF在4月14日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指出,受新冠病毒大流行影響,全球經濟2020年預計將萎縮3%。根據IMF總裁最新表態,則意味2020年全球經濟將萎縮逾3%。

  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肯定是要比IMF首季預測的負3%還要惡劣,因次季疫情對歐美經濟影響最為嚴重。美國亞特蘭大聯儲近日發佈的報告預測,2020年次季美國GDP將大幅下降34.9%,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跌幅,並預計今年美國經濟將比2019年低6.8%。高盛在一份報告中提出,美國次季GDP將下滑39%,全年經濟增速將下滑6.5%。歐羅區形勢亦不容樂觀,歐委會5月6日公佈的春季預測報告顯示,歐盟27國的國內生產總值2020年將跌7.5%,如果次季歐美經濟普遍負增長30%,估計全球經濟全年下降幅度肯定超過5%,降幅也會超越2009年的金融危機。

華政策仍具操作空間

  現在美國疫情未見明顯緩和,共和黨亦有放鬆防控發展經濟想法,未來是否還會受到第二波疫情影響存在不確定性,很難說接下來的兩季,情況會有所緩和,反倒是可能出現多次反覆。在這樣的情況下,要盡力減少世界經濟對中國經濟的不利影響,在財政和貨幣政策上肯定要積極一些,中國財政政策還有進一步發力空間,但是在全球出現萎縮背景下,中國很難制定一個比以前更高或者相對水平更高的增長目標,所以目前中國政策大多是對沖性的,並不是強烈刺激性的,只能在特別國債的發行額度,包括貨幣政策的釋放,降準減息空間上做一定政策操作,但很難達到像2008年那樣一個刺激的量級,不管是財政佔GDP比重,還是貨幣寬鬆程度。

  如果全球疫情第三季未見緩和,中國相關政策可能還要更加積極,甚至還要加碼,但受制於疫情打擊導致財政收入下滑、支出上升導致的困境,在這種情況下還要實行擴張性財政政策難度很大,因此目前中國財政政策困難不在於如何作為,而在於如何籌資,目前發行國債、處置國有資產應是較好辦法,其他諸如減稅、增加政府支出、降低社保收費、高速收費等也都是可行辦法,但前提是先有其他收入來源,所以接下來的政策操作必須進一步提高前瞻性和靈活性。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