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中國力推數碼經濟

  在剛結束的兩會中,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花了很大篇幅談論數碼經濟,一方面結合過去幾年數碼經濟在內地急劇成長的事實,更重要的是,經過今次新冠疫情衝擊驗證,透過數碼經濟創新發展與實體經濟、虛擬空間與真實空間高度融合的新型全球化體系,已成為新型全球化起點。

  生產方式和經濟增長改變,將有助推進以低碳、循環、共生、安全和智能為特徵的可持續社會,只要在數碼經濟發展上取得領先,有望在未來的經濟發展上,帶來可觀改革紅利。

網民規模逾九億

  於2015年,美國工程院發佈《美國創造:擁抱製造、技術和工作的未來》,提出主攻工業和服務業融合產生的「數碼經濟」新策略,從規模上來說,美國是現時數碼經濟第一大國,中國則位居第二。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佈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數碼經濟規模達22.4萬億元人民幣,佔GDP比重達30.1%;2019年規模增至31.3萬億元,位居世界第二。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民規模9.04億,互聯網普及率達64.5%,令數碼經濟發展的用戶基礎愈發堅實。中國數碼經濟增速,已連續三年排名世界第一。

  數碼經濟自2017年第一次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後,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總理李克強又強調全面推進「互聯網+」,打造數碼經濟新優勢,結合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新技術新應用新業態方興未艾。

  「數碼」既是手段和工具,也是產業和經濟,中國「互聯網+」則是手段,目標是在數碼經濟發展上開花結果,這包含數據科學、數碼技術、數碼經濟和數碼社會,前兩者是為後兩者服務的必要條件,其中數據科學與人工智能的結合愈來愈緊密,數據科學帶動多學科融合,基礎理論研究的重要性會愈來愈大;數碼技術包括人工智能、物聯網和區塊鏈等,驅動數碼經濟的動力已足夠強勁,這正是50年技術革命周期所蘊含的機遇。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