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量化寬鬆非靈丹妙藥

        自新冠疫情爆發後,全球金融市場動盪,實體經濟受到嚴重衝擊,其中疫情最嚴重的美國更是首當其衝。為了應對這個局面,聯儲局使用大量政策工具,特別是採取無限量寬政策,向市場釋放大量流動性,令其他央行紛紛仿效。但貨幣政策不是拯救經濟的靈丹妙藥,聯儲局的政策工具只是治標不治本,無疑能部份緩和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同樣卻會帶來更多風險和挑戰。

  聯儲局通過多種政策工具,向市場注入大量資金,緩解恐慌情緒,短期的確能使金融市場趨穩,緩解企業和家庭的流動性壓力,可惜問題不是來自金融部門,疫情才是經濟衰退的導火線,所以控制疫情,才是經濟復甦的前提和關鍵。聯儲局政策只能減輕一部份負面影響,一旦疫苗研製不順,經濟復甦將無從談起。

經濟復甦還看疫情

  另一方面,無限量寬於短期內穩定美國股市,但長期刺激經濟作用有待觀察。聯儲局從2008年金融海嘯後,就開始實施量化寬鬆政策,但效果愈來愈差,在市場不景氣下,即使貨幣總量增加,金融機構面對風險,往往也會謹慎借貸,量化寬鬆能創造的有效貨幣供給相對有限,只能盡力保證金融穩定,絕非萬能良方,有效的財政援助計劃,才能對經濟復甦發揮關鍵作用。

  面對疫情,聯儲局提出一些政策創新,如直接貸款給中小企,現階段政策效果遠未顯現,但已引發不少爭議,因為聯儲局的傳統職能,是通過購買「無風險」國債,來調節銀行系統流動性。但聯儲局的新做法,卻模糊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界線,讓聯儲局承擔更多信用和市場風險,類似無限量寬等緊急情況下的非常規做法,可能引發政府干預貨幣政策,導致短期過度採取擴張性貨幣政策,影響維持物價穩定的中長期目標。兩位前聯儲局主席伯南克和耶倫,在三月合著的一篇文章中表示,聯儲局採取非傳統做法,必須仔細校準,以便在向市場提供所需流動性時,將聯儲局承擔的信用與市場風險降至最低。

  聯儲局無限量寬不可能毫無限制,因為央行發行貨幣消耗的是國家信用,一旦消耗過多,勢必影響國際社會對美元信心,量化寬鬆有一定副作用和後遺症,是只能在非常時期才考慮採用的手段,可說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但不能忽視的一點是,無限量寬或會導致通貨膨脹失控,特別是疫情導致供應鏈中斷,逆全球化風險加劇,在這種情況下大規模增加市場流動性,一定程度上會增加美國通脹預期。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