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儲局調整貨幣政策

        美國聯儲局上周宣佈調整現有貨幣政策框架,將尋求實現2%平均通脹率為長期目標,更加側重實現充份就業,以應對美國經濟結構性變化和新冠疫情帶來的新挑戰。新的貨幣政策框架意味聯儲局將更長時間維持超低利率寬鬆貨幣政策,但能否實現通脹目標仍存疑問,會否引發金融穩定風險也值得觀察。

容許通脹高於2%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上周四宣佈這一重大政策變化。他說美國經濟在演變,聯儲局實現物價穩定和充份就業雙重目標的策略,也必須適應美國經濟變化帶來的新挑戰,在結束對現有貨幣政策框架歷時一年多評估後,聯儲局貨幣政策決策機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一致同意尋求實現2%平均通脹目標,這意味當美國通脹率低於2%一段時期後,聯儲局可能會採取適當貨幣政策提升通脹率,使其適度高於2%水平一段時間,相當於一種靈活「平均通脹目標制」。

  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卡普蘭表示,他認為聯儲局可以容忍年度通脹率達2.25%至2.5%區間。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布拉德則表示,聯儲局官員對容忍更高通脹看法各不相同,新政策框架並非確定具體通脹目標,而是表明容忍通脹率高於2%一段時間是明智之舉。

  根據新政策框架,聯儲局對就業目標也進行調整,以幫助盡可能較多的人就業,鮑威爾表示,這一調整是因為聯儲局認識到就業市場可以持續強勁,而不導致通脹飆升,同時就業市場向好,會幫助更多低收入人士就業,有助減少收入不平等。新政策框架將會導致更寬鬆的貨幣政策,進一步降低實際利率水平。從實際政策效果來看,新政策框架並非變革性,事實上聯儲局早就這樣做,過去三年多聯儲局一直容忍通脹率小幅高於或低於2%。

  聯儲局調整政策框架的大背景是,美國經濟結構發生長期變化,經歷2008年的金融海嘯後,美國經濟陷入「低增長、低通脹、低利率」困境,失業和通脹關係不再緊密。受疫情和經濟衰退影響,美國國內需求承壓,失業率高企,聯儲局更擔心失業問題,而非通脹風險。

  如果疫情持續,一些暫時失業將轉變為永久失業,從而對美國經濟和就業市場造成永久損害。因此聯儲局官員,逼切希望盡快推動就業市場復甦,讓失業率回到疫情前的較低水平,新的政策調整預示聯儲局將維持超低利率更長時間。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機構曾多次警告,長期維持低利率的政策環境,可能會鼓勵投資者追逐高收益率,導致金融脆弱性進一步累積,威脅全球金融穩定。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