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美元霸權勢受衝擊

        英國《金融時報》發表一篇由新加坡五福資本管理首席執行官伍治堅撰寫,題為《美元主導地位還能維持多久?》的文章稱,如果美國政府和聯儲局繼續無節制增加赤字和印鈔,總有一日會從量變累積至質變,導致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金融秩序發生變革。與此同時,西班牙《國家報》刊載一篇題為《外匯市場「感染」新冠病毒》的報道,指今年以來歐羅對美元匯率急升,世界主要貨幣匯率難以預期,令美元全球避險資產角色暫停,反映金融市場對美元前景憂慮。

  為了應對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美國聯邦政府和聯儲局聯手推出前所未有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3月美國國會通過2萬億美元紓困議案,其規模之大令人驚訝,聯儲局同時將基準利率下調到0至0.25厘,宣佈無限量化寬鬆,並購買包括垃圾債券在內的各級別債券。

儲局大幅放水救經濟

  在短短三個月內,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大幅膨脹,總資產從4.2萬億美元,急升到7萬億左右。如此規模的「放水」,很自然引發一些投資者對美元會不會開始貶值的擔心,從3月中到8月底,美匯指數下跌10%左右,恰恰體現出這樣的擔心並非多餘。

  站在今日看美國經濟的基本面,很難讓人感到樂觀。美國經濟分析局在官網上公佈的統計數據顯示,美國在今年第二季國內生產總值下跌32.9%,目前正在領失業金的美國人約有1600多萬,因此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政府和央行不得不維持多年寬鬆的財政和貨幣政策,防止經濟進入蕭條,這意味聯邦政府的負債和赤字將繼續攀升,央行則將繼續維持零利率和量寬好幾年。德意志銀行研究部門甚至估計,到2028年,美聯儲總資產規模會漲至20萬億美元。

  雖然以美國的經濟規模和美元作為全球貿易結算貨幣的特殊地位,不太可能因為聯儲局多印一些鈔票就瞬間倒塌,但美國政府和聯儲局繼續無節制增加赤字和印鈔,總有一日會從量變累積至質變,導致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金融秩序發生變革。美元霸主地位並非與生俱來,之前英鎊也曾有過輝煌,但在兩次世界大戰後,將其主導地位拱手相讓。對其他國家來說,如何在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金融體系中保護自己的利益,如何推動國際貨幣體系向更公平方向進化演變,正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重大課題。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