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聯儲局彈盡糧絕?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聯儲局盡其所能積極救市,但仍難盡如人意,近日再三強調財政政策關鍵作用,希望美國政府實施更大規模財政補助,為美國經濟托底,這不禁使人們疑惑,美聯儲是否真的彈盡糧絕。一般來說,美國中央銀行手中的工具分為四類,即貨幣政策工具、市場功能工具、宏觀審慎工具和微觀審慎工具,由於後兩類工具主要涉及市場監管,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中,美聯儲主要動用貨幣政策工具和市場功能工具。但在目前形勢下,聯儲局對進一步使用上述工具心存疑慮。

利率近零減無可減

  在貨幣政策工具中,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已降到0至0.25厘之間,接近於零,下一步若繼續打利率工具的主意,則要實施負利率政策。各間金融機構通過各種資本市場持續向聯儲局施壓,市場預計未來12個月內,聯儲局可能實施負利率政策。

  但鮑威爾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一旦聯儲局實施負利率政策,美元可能成為套息貨幣,各種資金會蜂擁買入美元,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巨大動盪。至於同屬利率工具的收益率曲線控制,可以在不將名義利率轉負情況下,達到減息效果,但後果亦難以預計,因此仍處研究階段。

  貨幣政策另一個重要工具是資產負債表工具,美聯儲通過買入或者賣出美債及其他證券,來達到寬鬆或者收縮貨幣效果,截至8月26日美聯儲增量資產中70%以上為美債,其次為抵押支持證券(MBS),大概貢獻14%;信貸工具使用僅貢獻6%左右。

  對於市場功能工具,美聯儲在疫情爆發後先後推出9項計劃,解決部份問題,避免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出現的險境重演。今年3月,國會批准財政部撥款4540億美元,以彌補聯儲局貸款項目損失,努欽授權為聯儲局5個不同貸款項目提供1950億美元資金。聯儲局和財政部利用這一支持建立的5個貸款計劃,理論上將允許近3萬億美元新借款,但聯儲局實際發放金額還不到200億美元。正如鮑威爾所說,最根本問題是聯儲局可以印錢,但不能花錢,如果公司和個人不支出,中央銀行再努力也難見實效。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