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匯率風暴山雨欲來

        2008年的全球金融風暴,到今年的新冠疫情衝擊,美國唯一應對方法是狂開印鈔機,現時聯儲局所執行的無限量寬政策,正為全球金融體系種下危機種子。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首席經濟學家、哈佛大學經濟學和公共政策教授羅戈夫,最近在《評論彙編》(Project Syndicate)發表題為《匯率風暴前的平靜?》文章,針對這個問題作深入分析,指美國債務在世界市場所佔比重不斷上升,而美國產出在全球經濟中所佔比重不斷下降,從長期看兩者存在根本性矛盾。此前一個類似的問題,最終導致戰後奉行固定匯率制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有關分析值得深思。

  文章指出,幾十年來經濟學家一直知道,解釋匯率波動是件極其困難的事,但主流推論,在全球宏觀經濟不確定性超出我們大多數人一生所見水平環境中,匯率應該劇烈波動,但今日即便受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重創的歐洲,歐羅匯率也只跌了幾個百分點,美國圍繞財政刺激措施的談判斷斷續續,儘管美國大選不確定性正逐漸消失,但未來勢必會有更多政策大戰。但到目前為止,匯率反應仍相對輕微。

  沒有人確切知道甚麼在抑制匯率波動,可能解釋包括各國普遍遭受的衝擊、聯儲局慷慨提供的美元互換額度,以及全球各國政府推出大規模財政應對措施,但似乎最合理原因是常規貨幣政策癱瘓,所有主要央行政策利率都在有效下限(約為零)或附近。主要分析機構均預測,即使在樂觀增長環境中,利率仍將多年維持在這一水平,如果不是有效下限在接近零水平,大多數央行現在會將利率設定在遠低於零的水平,可能是負3%到負4%。這表明即使經濟形勢好轉,決策者可能也要等候很長時間,才會願意將利率從零提高至正值區間。

美元仍有升值空間

  利率並非匯率背後唯一可能驅動因素,其他因素包括貿易不平衡和風險也很重要,但目前停滯狀態不會永遠持續下去,考慮到相對通脹率,美匯指數實際價值近10年來一直上升,到未來某一時刻可能會部份回歸均值水平。

  儘管美國仍具備向受嚴重衝擊的工人和小企業,提供急需的紓困援助強大能力,但美國公共和企業債務在全球市場所佔比重上升,表明美國的長期脆弱性,在中短期內如果後面幾波疫情令金融市場受壓,促使投資者逃向安全資產,美元仍有升值空間,但拋開匯率不確定性不談,最可能出現情況是,美元在2030年仍是王者,但事實證明像我們當前經歷的經濟創傷,往往是痛苦的轉折點。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