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特朗普陰霾揮之不去

        美國《華爾街日報》嘗試對拜登政府未來經濟政策進行剖析,認為拜登新團隊正計劃改變特朗普政府處理海外經濟關係方式,但卻無法扭轉特朗普過去四年對經濟全球化的傷害,他們將被迫接受有關全球化對許多美國人不利的說法,只是在如何解決問題上存在分歧,這表明特朗普很可能對美國經濟政策走向產生持久影響,儘管即將上任的政府,正試圖改變其中的重要部份。

對經濟政策影響深遠

  在特朗普當選前,主流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一直支持全球化,以及與中國、墨西哥和其他國家達成貿易協定,認為這麼做會讓美國人生活得更好,這種想法在20世紀90年代達到頂峰,經濟學家們說,隨著美國進出口增加,會有贏家也會有輸家,但得失是可控的,可是特朗普四年前當選,一定程度上反映外國競爭在20年來全球化加速過程中給美國人造成的損失。

  特朗普發出的「美國優先」訊息之一是,華盛頓精英階層和全球公司一起用不平衡貿易協議,讓美國工人失望;另一個訊息是對世界貿易組織等國際機構的深度懷疑,這些機構的成立是為了通過多邊規則解決國際貿易爭端。

  根據採訪和公開聲明,當選總統拜登最初的經濟團隊人選,大多曾在奧巴馬或克林頓政府中任職,因此很大程度上相信全球化和貿易好處;但他們也對特朗普強調的全球化陷阱愈來愈謹慎,包括全球化給一些美國工人帶來的挑戰。對拜登的新經濟團隊來說,這次選舉代表他們爭取以一種比特朗普更合作方式,與世界其他國家一起解決全球化弊端。拜登更表示希望敦促盟友一起合作,並迫切要求在國內實施更積極計劃,以幫助受全球貿易傷害的美國人,只是拜登助手對在貿易對抗中利用關稅作為武器表示懷疑。

  奧巴馬總統時期的財政部官員、目前為PGIM固定收益公司首席經濟學家的希茨說,「美國選民四年前明確表示,必須更廣泛分享全球化和我們的經濟體系帶來的好處,拜登及其新經濟團隊不同意是特朗普的策略,包括廣泛使用關稅來推進美國利益,並對抗傳統盟友和國際組織,拜登政府面臨的挑戰,是如何開闢出第三條道路。」

  拜登亦公開表示,他不會推動達成新貿易協議,除非美國處理好國內問題,他還呼籲美國加強與傳統盟友關係,這令拜登在貿易問題上面臨艱難抉擇,包括是否遵守特朗普2019年與其他國家達成的貿易停戰協議,是否再次與世貿組織合作解決貿易爭端,以及是否重啟與中國就經濟和安全問題舉行的半年一次會談。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