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金融市場草木皆兵

  上周在美國資本市場劇烈波動下,令全球金融市場再起波瀾,去年以來寬鬆的貨幣政策和不斷出台的紓困計劃,刺激美股不斷走高,在背離經濟基本面的同時,美國市場對政策任何可能的變動極其敏感。近期美國市場出現劇烈波動,於2月23日納斯達克指數盤中暴跌近4%,25日美股進一步下挫,三大股指大幅收跌,納斯達克綜合指數跌幅達3.52%,遭遇去年10月底以來最大單日跌幅。

  在美股動盪之際,聯儲局出面表態意圖安撫市場情緒。2月23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美國經濟復甦勢頭持續放緩,不平衡而且不全面,前景充滿不確定性,聯儲局將維持當前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並繼續以不低於目前速度增持國債和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直至就業和物價兩大目標取得實質性進展。

通脹升溫憂儲局收水

  不過,美國長期國債收益率的「閃漲」,讓聯儲局這番表態落空。2月24日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盤中升破1.4厘,不僅遠高於三個月前的0.88厘,與兩年期美國國債的利息差距也達130個基點。有分析指出,長債收益率上漲,勢必推高房貸和企業貸款成本,被視為預期通脹加速信號,令市場對寬鬆貨幣政策退出擔憂急劇上升,從而引發市場動盪。

  眼下美股市場「繁榮」,皆因聯儲局開動印鈔機,給市場提供近乎無限量的流動性,以及美國政府去年以來為應對疫情出台的數輪紓困計劃。但這種「繁榮」正陷入尷尬境地,美股對超寬鬆貨幣政策依賴日益加深,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帶來市場劇烈波動。

  不難發現,金融「繁榮」正取代經濟復甦,成為美國政策的最終落腳點,這或許並非美國政策制定者的本意,但卻是難解的制度頑疾,如此下去未來市場有兩種趨勢可能出現:一是美國超寬鬆政策無節制實施下去,但政策的邊際效益不斷遞減,導致風險不斷上升,最終導致市場出現大幅回調並波及全球;二是貨幣寬鬆和政策變動,極有可能引發熱錢短時間進出新興市場,導致劇烈波動,有關國家和地區不能不吸取教訓。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