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美國欲棄用LIBOR

        作為美國最高監管機構之一的美國金融穩定委員會(FSB),最近針對所謂的「短期融資市場」改革進行討論後,誓言推動對美國金融市場的一個關鍵角落進行改革,該市場囊括持有數萬億美元資金的貨幣市場共同基金。由於這個市場在2020年春季新冠疫情期間動盪不已,聯儲局和財政部不得不倉促為其提供支持。其中一項最受關注的決定,就是棄用倫敦銀行同業拆借利率(LIBOR),改用擔保隔夜融資利率(SOFR),以加強美國金融監管機構美元同業拆借市場的影響力。

改用擔保隔夜融資利率

  美國金融穩定委員會是一個由財政部長耶倫領導的跨部門機構,耶倫認為2020年危機,曾促使聯儲局和財政部採取「極端政策干預措施」,以恢復市場秩序。同為該委員會成員的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也說,引發2020年危機因素是人們「慌忙取現」,這促使聯儲局介入,用後備融資來平息混亂。貨幣市場基金的迅速贖回是由流動性壓力引起,反過來又加劇流動性壓力,在聯儲局利用財政部的100億美元資金,設立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流動性工具後動盪已消退,短期融資市場狀況亦有所改善,獲取信貸的渠道亦有所增加。

  該委員會聽取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工作人員的閉門簡報,證券交易委員會就為提高短期融資市場在金融危機發生時的恢復力需進行哪些改革收集意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根斯勒稱,他已責成證券交易委員會工作人員起草一份可交由該5人委員會表決的建議書。

  耶倫亦表明完全支持證券交易委員會努力改革現有制度的行動,金融穩定監督委員會成員還表達如下擔憂,一是全球金融體系採取行動速度太慢,不足以為棄用倫敦銀行同業拆借利率(LIBOR)做準備;二是該委員會支持在今年底前棄用LIBOR,改用擔保隔夜融資利率(SOFR);三是目前沒有採取足夠多的措施,為從LIBOR過渡到SOFR做準備。

  耶倫在會上表示,雖然市場上某些部門,在安排LIBOR過渡到SOFR工作上,正取得重大進展,但在這次過渡的當前階段,包括商業貸款在內的其他部門,遠未到達它們本應到達的地方,為了保證有關過渡順利進行,監管機構必須為促進有序的過渡做更多工作。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