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儲局收水舉步維艱

  聯儲局公開市場委員會上周結束貨幣政策會議,會後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表示,隨著經濟從新冠疫情影響中迅速復甦而且通脹升溫,聯儲局官員討論縮減購債計劃問題,並暗示聯儲局預計將於2023年底前加息,這番表態相當於向市場宣告,聯儲局基調轉向緊縮。

  儘管聯儲局在這次政策會議上沒有調整關鍵利率,卻微調聯邦基金利率區間,將超額準備金利率從0.10%上調至0.15%,並將隔夜逆回購利率從零上調至0.05%,這個小舉動引發資本市場騷動,股市更應聲急挫,令鮑威爾不得不在國會聽證會上發言降溫,正正反映在華爾街財閥壓迫下,已令聯儲局的緊縮政策舉步維艱。

美國通脹急速升溫

  據最新數據顯示,美國5月進口商品成本上升,推動美國通脹創逾10年來最大漲幅,當月進口價格指數上漲1.1%,來自國外的石油、汽車和卡車、消費品及工業用品價格均呈上升趨勢。

  聯儲局預計今年美國通脹率將達3.4%,高於3月預測的2.4%。美國銀行界分析認為,油價明年可能飆升至每桶100美元,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布拉德甚至表示,通脹勢頭會比預期強烈,2022年就可能加息。

  這種高失業率和高通脹引發的衝擊通常被稱為滯脹,美聯儲6月政策會議正是在這種環境下作出緊縮的決策,鮑威爾十分肯定表示,「需求變化幅度可能大而快,各種制約因素會繼續限制供應調整步伐,這令通脹率很有可能比我們目前預期的更高而且更久」 ,聯儲局貨幣政策要轉向緊縮消息一傳出,高度緊張的美國資本市場就立刻切換成「震動模式」 。

  同時穆迪公司首席經濟學家亦提出警告,美股可能出現10%至20%回調,鑑於市場估值整體偏高,股市在下跌後大概率不會迅速復甦,可能要花費一年時間才能恢復平衡。這令人擔心情況會如1937年,聯儲局認為當時的美國經濟已經走出大蕭條困境,於是啟動加息,卻導致美國經濟迅速重回困境,最終依靠二戰期間的再通脹才緩過氣來。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