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美聯儲被逼到牆角

  美國勞工部13日發佈數據顯示,6月份美國CPI按月上漲0.9%,是2008年6月份至今最大按月漲幅,數據還顯示當月CPI按年上漲5.4%,剔除食品和能源價格後的核心CPI按年上漲4.5%,是1991年11月份以來最大按年漲幅。上周五美國密歇根大學調查顯示,7月份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為80.8,遠低市場預期,表明消費者對通脹上升感到擔憂,只是這兩組數據似乎都改變不了美聯儲的淡定姿態。美聯儲主較鮑威爾上周三出席國會聽證會時表示,當前美國經濟面臨的通脹壓力較美聯儲早前預計更高,但導致價格上漲的因素是暫時性,美國不會出現惡性通脹。

通脹壓力較預期高

  鮑威爾的表態自有道理,美聯儲在半年度貨幣政策報告中強調,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勞動力短缺和供應鏈瓶頸制約美國經濟復甦,造成通脹壓力暫時加大,這正是美聯儲用於解釋「通脹是暫時性」的理由,卻無意中印證通脹並不會那麼快消失,理由有三:第一,供應鏈瓶頸反映出美國長期存在的製造業衰退問題,去年疫情爆發後,美國政府通過史無前例的寬鬆政策釋放天量流動性提振經濟,短時間內迅速刺激美國國內需求增長,但美國企業卻沒有相匹配的生產能力,供需失衡的矛盾反映在價格上,便形成美國CPI不斷創新紀錄的奇觀。

  第二,勞動力短缺背後是結構性變化,目前美國勞動參與率維持在61.6%,比2020年2月份低1.7個百分點,一方面是拜登政府的失業救濟福利覆蓋範圍擴大、時間延長且額度增加,促使更多人退出勞動力市場。

  第三,美國國內疫情反彈大大提升經濟復甦的難度,7月份以來,美國新增新冠確診病例、死亡病例數持續上升,疫情呈反彈跡象。如果在美國國內引發新一輪疫情,將打擊本已遲緩的經濟復甦,甚至可能進一步引發滯脹。

  對這些問題,美聯儲或許心知肚明,但為了提振復甦的信心,仍堅持「通脹是暫時性的」口徑,但鮑威爾在國會聽證會時也留下退路說:「如果高通脹持續並影響到通脹預期,美聯儲也會毫不猶豫地以合適的方式調整政策」。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