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美貨幣政策何去何從

        美國商務部上周四公佈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國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按年率計算增長6.5%,增幅略高於第一季,但遠低於市場預期的8.4%,其後又於上周五公佈美國6月個人消費支出(PCE)物價指數按年上漲4.0%,核心PCE物價指數按年上升3.5%,創下1991年7月以來的新高,令今年第二季度核心PCE物價指數按年率計算增長6.1%,為近年來最高水平,顯示通脹問題成為美國經濟復甦面臨的最大困擾,這正好解釋上周美聯儲議息時進退失據,最終只能維持一切不變。

通脹隱憂礙經濟復甦

  美國經濟總量雖已超過新冠疫情前水平,但前景仍存在變數,隨着財政政策刺激效果減弱,且新一輪救助計劃遲遲難以落地,美聯儲貨幣政策走向正引發各界關注。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國經濟增長率略高於第一季度的6.3%,但遠低於市場普遍預期的8%至10%之間,期間消費依然是拉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當季增幅達11.8%,高於前一季度的11.4%,但顯示企業投資狀況的非住宅類固定資產投資增長8%,遠不及前一季度的12.9%,而私人庫存更拖累當季經濟1.13個百分點,為連續兩個季度下滑,這凸顯供應鏈中斷和勞動力短缺持續影響美國經濟復甦。

  美國經濟增長恢復其全部潛力,並達到較高水平,可能需要數年時間,財政和貨幣政策依然面臨巨大挑戰,原因包括:

  (一)在大規模財政政策刺激下,美國消費支出在今年上半年得到極大提振,成為經濟增長最大驅動力,但商務部數據顯示,第二季度儲蓄率從前一季度的20.8%大幅下滑至10.9%,而下一輪財政刺激政策在國會兩黨的拉鋸中遲遲難以落地,消費者被壓抑的消費熱情能否延續存疑。

  (二)變異新冠病毒德爾塔毒株近期在美國肆虐,可能導致各地重新對經濟活動實施限制措施,消費者可能再次減少旅遊和外出就餐等活動。

  (三)供應鏈中斷和勞動力短缺問題嚴重影響企業生產和經濟復甦,在需求端不斷增長的情況下,生產能力無法同步跟進導致通脹壓力上升,增加經濟持續復甦的不確定性,而通脹問題更成為美國經濟復甦的最大困擾。

  不少市場人士指責美聯儲是通脹激增幕後推手,認為其超寬鬆貨幣政策帶來過多流動性導致經濟過熱,對美聯儲來說,通脹隱憂可能是其提前調整貨幣政策的主要依據,美聯儲正處於微妙的十字路口,一方面是美國經濟增長可能已經見頂或接近峰值,另一方面通脹卻持續升溫,究竟最終會作出何種抉擇,仍有待後續的觀察。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