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中國貨幣政策新動向

  中共中央政治局上月30日召開以經濟工作為重心的會議,會上指出要做好宏觀政策跨周期調節,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統籌做好今明兩年宏觀政策銜接,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除了以積極的財政政策提升政策效能,合理地把握預算內投資和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進度,推動今年底明年初形成實物工作量,在貨幣政策調控上從「逆周期」轉向「跨周期」,這一點更值得我們注意,跨周期調節更強調前瞻性和預防性,期內在執行穩健的貨幣政策時,將更加注重發揮結構性政策作用。

從「逆周期」轉向「跨周期」

  政治局會議的會後公佈顯示,宏觀政策調節正逐漸從「逆周期」轉向「跨周期」,跨周期的提法誕生於政策空間逐漸收窄的現實背景,可以理解為「預留」、「不急」,將政策留到明年用,在兼顧當下與未來的同時,跨周期更加注重從中長期維度搞好政策設計、增強調節能力,保持防風險和穩增長的動態平衡,避免經濟運行相對於潛在產出出現較大波動。就當前而言,跨周期調節重點是基於對明年宏觀形勢的預判,靈活調整下半年政策節奏與重心,估計下半年宏觀調控基本取向,是基於明年可能的穩增長訴求而側重於適度擴張。

以我為主兼顧內外均衡

  跨周期調節的特徵就是政策鬆緊力度會較為緩和,統籌做好今明兩年宏觀政策銜接,意味着政策需要兼顧今明兩年的風險,下半年不能過快透支政策空間,在美聯儲醞釀寬鬆政策退潮的背景下,它收緊貨幣政策時將通過匯率、資本流動等渠道對全球產生影響,對後續可能出現的海外政策變動及匯率變動,中國在實施貨幣政策時料繼續強調以我為主,以內部均衡為主。

  事實上,當前市場對今年底、明年初美聯儲縮減購債規模已有預期,增強宏觀政策自主性意味着即使美聯儲有所行動,人民銀行也會立足於國內,特別是在面對可能出現的人民幣匯率波動時,貨幣政策仍是以我為主兼顧內外均衡,更多通過宏觀審慎工具予以應對。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