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美黨爭添債務違約風險

  隨著漫長夏季休會期的結束,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們陸續返回華盛頓,準備迎接美媒所稱的「災難性立法月」 ,首先是在9月30日美國本財政年度結束前,國會必須通過撥款法案來保證政府繼續運行,為此他們需要決定是否提高政府債務上限,因為這直接關係到政府能不能繼續借新債還舊債,以及會不會關門,當這項任務和同樣等待表決的拜登政府3.5萬億美元預算法案重疊在一起時,所有事情都變得異常棘手。

已成兩黨政治議題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近日連番警告,指美國政府用於財政支出的有限現金,可能會在下個月某個時候告罄,如果白宮和國會無法及時提高債務上限,美國政府或將在10月面臨債務技術違約。債務上限是百年前美國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產物,由於戰爭支出驟增,美國國會首次賦予聯邦政府自行發行國債權力,之後在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中的羅斯福新政時期,美國國會又對所有政府債務統一設定上限。

  債務上限規定美國財政部償還國會已經批准的政府債務最高額度,一旦達到上限,就需要國會提高上限,或暫停上限機制,最近一次發生在2019年特朗普政府執政期間,在國債規模當時達22萬億美元的情況下,美國國會暫停債務上限機制,為期兩年,到今年8月1月暫停期終止時,美國債務已經超過28.5萬億美元。由於在國會暫停或提高債務上限前,美國財政部不得發行新債,耶倫和她的部門不得不動用非常措施節省現金,避免超過聯邦借款上限,一旦財政部現金耗盡,而債務上限問題又沒有解決,美國政府發生債務違約就成為一個現實風險,成為金融世界末日。

  共和黨方面一直指責拜登政府花錢太多,並認為民主黨人推出多個巨額財政支出計劃夾雜個人情緒,因此明確表示反對提高債務上限,令債務上限超越經濟問題,變成兩黨的政治議題。民主黨可藉助所謂預算協調程序,單方面通過法案提高債務上限。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