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慎防輸入性通脹風險

        今年中國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PPI)持續走高,有去年基數低的原因,但主要還是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的輸入性影響,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為促進經濟恢復,主要經濟體出台了大規模的刺激方案,實施了前所未有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全球流動性持續處於極度寬鬆狀態,同時全球經濟復甦表現出需求回暖,階段性快於供給恢復的特徵,給大宗商品和耐用品價格帶來較大上漲壓力,而8月份受煤炭、化工和鋼材等產品價格上漲影響,PPI同比上漲9.5%,創年內新高,再次引發各方對輸入性通脹的擔憂。

  在多重因素推動下,全球通脹預期明顯升溫,8月份美國CPI同比漲幅為5.3%,仍處歷史高位;英國CPI同比上漲3.2%,為2012年3月份以來的最大漲幅,在全球通脹大背景下,令人憂慮中國能否獨善其身,可以放心的是,雖然中國經濟已深度融入全球經濟,物價走勢客觀上會受到外部因素影響,但這種傳導影響總體上是有限的、可控的,去年中國在應對疫情時沒有搞「大水漫灌」,保持了總供求基本平衡,不存在長期通脹或通縮的基礎,以中國這樣的大型經濟體,如無內需趨熱相疊加,僅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並不容易引發明顯的通脹效應。

續聚焦撐實體經濟

  目前,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仍保持高位運行,未來走勢存在不確定性,這也意味着內地部份上游行業產品價格繼續存在上漲壓力,在這種情況下,要對PPI階段性走高和「剪刀差」擴大帶來的影響,仍要高度重視做好以下幾點應對:

  第一是要穩定通脹預期:統籌今明兩年宏觀政策銜接,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提升前瞻性、精準性、有效性,強化政策協調配合和預期引導,對於大宗商品漲價給內地不同行業和企業帶來的差異化影響,要保持密切關注,引導供應鏈上下游穩定原材料供應和產銷配套協作,綜合施策做好保供穩價。

  第二是加強價格監測預警:一方面密切觀察全球通脹走勢,做好政策應對;另一方面,對內地價格走勢保持跟蹤,以目前來看,價格上漲主要集中在上游原材料,總體上,通脹壓力不大,但也要注意價格傳導具有一定滯後性,這種傳導未來可能逐步顯現。

  第三是繼續聚焦支持實體經濟:促進內需恢復,努力降低上游原材料和下游消費品價格分化對中小企業利潤的衝擊,如落實好新增3000億元支小再貸款額度政策,支持地方法人銀行向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發放貸款;繼續開展清理拖欠中小微企業帳款專項行動;鼓勵地方有針對性出台幫扶措施,減輕中小微企業成本上升壓力。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