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月20日 星期四
  • 16º
  • 70%
  • facebook
  • Weibo
  • RSS

缸邊財話——美聯儲為何淡化加息前景

        在下一任美聯儲主席人選即將出台之際,上周三美聯儲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結束後宣佈,按部就班地宣佈開始縮減購債,而在經濟大幅下滑和其他經濟體貨幣政策鷹派式微的局面下,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罕見地直言加息不是時候,這種蓄意淡化加息壓力的言論,明顯是事出有因。

  會議後鮑威爾宣佈,鑑於自去年12月以來經濟正向着FOMC的目標取得了實質性的進展,委員會決定開始每月降低購買步伐,每月減少購買1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和50億美元的機構住房抵押貸款支持證券(MBS),本次聲明的變化相當於承認,美聯儲對通脹何時才會放緩的預期存在更大不確定性,當前情況下加息不是時候。

  美聯儲的決定略顯鴿派,但確實有其逼不得已的原因,首要原因是美國經濟第三季度成績太難看,由於德爾塔變異毒株引發的新增新冠肺炎病例數激增,貨物持續積壓造成供應短缺加劇通脹,削弱消費者買到心儀商品的能力,美國人的信心仍然低迷。美國供應管理學會公佈的數據顯示,10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從9月的61.1下降至60.8。

  其次是外圍貨幣環境繼續維持寬鬆,導致美聯儲不得不有所顧忌。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近日更明言,歐洲央行明年加息條件成熟的可能性極低,尤其值得重視的是,十多年來一直持緊縮立場、以抨擊歐洲央行寬鬆舉措出名的德國央行行長魏德曼,在任期還有五年時間的情況下,突然表示將於12月離任,儘管魏德曼的偏緊縮立場在歐洲央行是少數,但是德國央行的立場不容忽視,這意味着歐洲央行在歐羅區通脹飆升時,維持超寬鬆貨幣政策的最重要反對者將突然消失,拉加德的寬鬆意志將順利貫徹。

鮑威爾爭取市場支持連任

  維持金融穩定在鮑威爾任內成為美聯儲工作目標,半年一次的《金融穩定報告》中,歐洲形勢是最重要的外部因素,直接影響美聯儲決策,幾十年來唯我獨尊的美聯儲在鷹派道路上少了盟友,不得不在制定政策時有些顧忌,更讓人頭疼的是,鮑威爾能否連任已經成為影響美國貨幣政策走向的重要因素,儘管很難說這一因素被計入了通盤考慮,但是其影響確實不容低估。

  作為美國政府中一個相對獨立的部門主管,美聯儲主席的權力極大,自沃爾克以來的歷任美聯儲主席的個人風格,都強烈影響了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制定方向,按照規定鮑威爾任期將於明年2月結束,而世人皆知鮑威爾強烈希望連任,但在拜登正式宣佈人選前,受這些內部的、外圍的、人事的因素影響,美聯儲作出現在的選擇並不出人意料,鮑威爾淡化即將轉向加息的前景,明顯是要爭取市場的支持。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