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全球流動性拐點漸近

  在通脹烈燄全球蔓延的壓力下,各發達經濟體央行紛紛啟動退出貨幣寬鬆政策的進程,特別是美國聯儲局宣佈減縮購債後,作為全球流動性和風險偏好重要指標的美元指數,近日更突破96點,創16個月新高,充份說明全球流動性拐點漸行漸近,資本回流發達經濟體的可能性在上升,新興經濟體可能面臨不同程度的資本外流衝擊,只有那些疫情控制能力強、經濟基本面較好、槓桿和外債水平適中的新興經濟體,將保持更好的經濟表現。

  從多個新興經濟體搶先加息,到歐英央行相繼發放鷹派言論,再到美聯儲宣佈縮減購債落地,今年以來海外極度寬鬆貨幣政策轉向的訊號漸出現,為這一輪全球流動性盛宴奏響退潮序曲,各主要發達經濟體央行的M2增速已有所放緩,而明年可能進一步下行至平均水平之下,若以美、日、歐、英四大主要央行擴表速度來觀察全球流動性變化,增速的拐點可能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出現,數據顯示,美國、英國、加拿大等國10月CPI同比漲幅加快上行,顯示海外強勁的通脹數據與廣泛的漲價勢頭,既助長通脹預期,也考驗通脹暫時論,促使貨幣當局在「不退」與「退」或「慢退」與「快退」之間作出選擇。

美元指數創16月新高

  加拿大央行、英國央行近期相繼釋放鷹派訊號,後者更有可能成為疫情常態化後首個加息的主要經濟體央行,而市場對美聯儲政策加快轉向的預期亦不斷增強,花旗、摩根士丹利等愈來愈多國際大行均押注美聯儲將更早加息,全球性加息浪潮可能到來,由此將對全球流動性造成深刻影響。值得一提的是,近日美元指數一度升破96,創16個月新高,正反映作為全球流動性和風險偏好指標的美元,已進入回升通道,對於新興經濟體而言,全球流動性由寬鬆步入收縮具有特殊含義,歷史上全球流動性收縮——特別是美元流動性收縮,已多次對新興經濟體造成衝擊。

  全球流動性收縮將推升無風險利率,引發資產價格調整和重新定價風險。對新興經濟體而言,美元流動性收縮、利率上行還可能促使資本回流美國,增大資本流出風險,助推美元走強,部份新興經濟體將面臨貨幣貶值壓力,加劇債務風險。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