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4%
  • 2022年7月6日 星期三

缸邊財話——明年全球經濟問題多

  在新冠疫情、高通脹、供應鏈斷裂和中美對抗加劇等因素交互衝擊下,大部份人對明年的經濟前景均不敢抱樂觀態度。高盛資產管理公司前董事長、英國前財政部商務大臣奧尼爾最近發表一篇題為《2022年的大問題》的文章,就指出當前有很多重大經濟議題面臨着大問號,令明年經濟的不確定性大幅增加,這種不確定性在金融市場尤其引人注意,一旦值得關注的幾個事態中任何一個出現負面轉折,都可能對市場產生極其嚴重的影響。
  奧尼爾在文章中指出,除新冠疫情之外,最緊逼和最熱門的話題之一是通脹,雖然今天的通脹壓力可能仍然跟許多經濟體復甦的速度有關,當然也跟持續存在的大規模供應中斷有關,但供應短缺本身可能是更大問題的徵兆,如經濟過度刺激、無效貨幣政策或生產率增長疲軟,金融市場受到的影響會截然不同,取決於哪一個起作用,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起作用。
  明年其他許多重大問題也與通脹有關,其中貨幣政策在當今經濟中擔演的角色,更是值得我們關注。在財政政策和政府債務問題上,2020年至2021年的情況表明,大部份常規思維是錯誤的。更重要的是債務的性質,為防止經濟活動崩潰而產生的債務,與為過於雄心勃勃的政府議程提供資金而產生的債務截然不同,經過多年努力實現較高的通脹率——接近或高於既定目標,各國央行現在很容易選擇認為通脹是暫時的。
  事實上,央行官員並不比你我更清楚通脹是否會持續下去,即使事實證明通脹是暫時的,採取寬鬆貨幣政策的理由也愈來愈不可靠,各國央行創造的寬鬆金融環境,正在助長一種日益強烈的懷疑,即現代資本主義的成果,主要是為少數擁有資產的幸運兒準備的。
生產率增長難完全樂觀
  奧尼爾認為沒有必要如此多貨幣刺激政策出台,但鑑於過去10年的失望情緒揮之不去,令他沒法完全踏進樂觀陣營,因為還有一連串非常規的宏觀問題需要考慮,就如誰也不知道新冠疫情會帶來甚麼波折。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