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91%
  • 2022年5月27日 星期五

缸邊財話|強美元的負面影響

雖然全球新冠疫情出現反覆,但隨著美國經濟復甦、就業形勢改善、通脹持續上升,市場對美聯儲退出寬鬆貨幣政策的預期不斷升溫,美元匯率先抑後揚、震盪上行,當前美聯儲鷹派立場更趨明朗,而隨著美元流動性收緊、避險功能凸顯,今年美元有望進一步升值,對全球資產價格、全球經濟尤其是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復甦產生的負面影響,卻值得警惕。

去年上半年,在美聯儲維持超寬鬆貨幣政策背景下,美元整體維持弱勢震盪,從6月開始美元匯率震盪上行,12月31日衡量美元對六種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收於95.5916點,與2020年末相比上漲6.2%,貨幣政策轉向預期升溫是推升美元的主要動力,隨著美國通脹壓力逐漸加劇,市場對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的預期不斷升溫。
全球經濟金融市場風險增

美聯儲近期宣佈將加速縮減資產購買規模,並釋放今年將加息三次的信號,與歐洲央行、日本央行、瑞士央行等相比,美聯儲貨幣政策預計將更加鷹派,鑑於美國收緊貨幣政策的步伐比多數其他發達經濟體更快,不少金融機構已上調今年和明年美元升值預期,並預計美國聯邦基準利率到2024年年初將達2.5%。歐羅、日圓和瑞士法郎等低風險貨幣尚難以實現利率正常化,這將支持美元走強,就算變異新冠病毒正在全球擴散,令IMF考慮下調今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但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將使投資機會減少,市場風險偏好回落,令美元避險貨幣屬性更為凸顯。

值得注意是,強勢美元周期多數會加大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風險,美元升值會讓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加劇,也會讓新興市場經濟體償還美元債務的成本變高,資本外流壓力增大。近期土耳其里拉對美元匯率出現過山車式震盪行情,與土耳其經濟形勢和政策固然有很大關係,但以美聯儲為首的主要經濟體央行貨幣政策轉向也起到推波助瀾作用,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轉向的外溢風險由此應引起高度警惕,美元對大部份國家貨幣走強趨勢如持續到明年初,新興市場貨幣很可能在今年面臨貶值風險。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