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2º
  • 68%
  • 2022年6月26日 星期日

缸邊財話|外資持續加倉中國 - 黃惠德

在國外通脹高企和貨幣政策緊縮預期強烈的帶動下,大部份新興經濟體均面臨外資淨流出的問題,特別是在中美利差收窄的預期內,中國1月份境外淨增持境內人民幣債券環比下降5%,同比減少70%。

不過,根據債券通相關統計數據顯示,2022年1月末境外機構淨增持境內人民幣債券663億元至4.07萬億元,連續10個月上升。

其中,境外機構在中央結算公司的債券託管量新增501億元至3.73萬億元,連續38個月上升,反映出國際投資者對國內經濟增長的長期前景仍充滿信心,選擇繼續增持人民幣資產。


從全年看,2022年中國和美國GDP增速差可能會創下上世紀90年代以來新低,但是從趨勢來看,中國今年經濟增長可能出現前低後高的走勢,而美國經濟卻可能逐季放緩。其中一個主因是美國的刺激政策效應逐漸減弱,相反中國刺激經濟增長的政策工具卻有不少,特別是針對造成去年下半年經濟增速下行壓力加劇的因素,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適時糾偏,部份結構性堵點將迎來緩解,進一步釋放經濟活力。

雖然中美利差收斂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外資流入,但這種情況早已在市場預期之內,迄今外資仍鮮有淨減持人民幣債券,主因是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來說,加上經濟前景仍被看好,人民幣債券在境外投資者的配置中,可能仍處於「欠配」狀態。
人民幣資產具避險屬性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世紀疫情,仍在持續影響全球經濟,今年可預見的海外風險並不少,如疫情尾部風險、美國中期選舉、通脹風險(能源危機、糧食危機和供應鏈斷裂)以及美聯儲緊縮等。

國內的情況則相反,諸多政策和經濟形勢均指向以穩為主,這對於希望降低資產配置波動的外資來說頗具吸引力。

首先從安全性方面來分析,疫情期間曾多次出現海外疫情反覆、中美利差收斂和外資大幅增持中債的組合,國內外的投資者紛紛表示,人民幣資產具有避險屬性,中美經濟和政策周期錯位,可能天然形成了資產弱相關,甚至是負相關的走勢。

至於海外方面,通脹高企和美聯儲緊縮,可能會引發市場進一步拋售美債,而收益率上行無疑會對權益市場的估值形成壓力,國內方面人民銀行形成以內為主的共識。去年底、今年初的降準等實際行動均表明穩增長勢在必行。

匯率方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多次預警,新興市場要警惕美聯儲緊縮引發外資逃離,中國也會受影響,但也稱讚中國是新興市場的壓艙石,而人民幣匯率偏強的走勢,也進一步提高了外資留在中國的動力。

再看流動性,早在2019年,中國債券市場已躍居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今年1月份,銀行間市場日均交易量達5.3萬億元,遠超外資持有量;加上日趨完善的債券衍生品市場,外資不愁人民幣資產的變現能力,在這三項因素交互影響下,正是外資持續增人民幣債券的主因。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