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2º
  • 68%
  • 2022年6月26日 星期日

黃惠德 - IMF或大幅下調經濟預測|缸邊財話

受烏克蘭危機影響,令原本已受新冠疫情蹂躪的全球經濟雪上加霜,就以美國為例,在俄烏衝突爆發前已受到高通脹嚴重威脅。美國勞工部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2月消費者價格指數(CPI)按月上漲0.8%,按年上漲7.9%,創1982年1月以來最大漲幅,這組數據尚未完全反映出俄烏戰爭的衝擊,但美國2月CPI按月和按年漲幅均較1月明顯擴大,凸顯美國通脹壓力仍未有緩和跡象。隨著烏克蘭危機對世界經濟的外溢影響,將在大宗商品價格、實體經濟、金融環境和企業信心等方面帶來龐大壓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已表示,IMF可能下調世界經濟增長預期,市場亦預計IMF下月發佈的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將大幅下調世界經濟增長預期,由原先的4.4%下調至3%或更低水平。
大宗商品漲價 加劇通脹

格奧爾基耶娃在本月10日的線上記者會上說,烏克蘭危機對世界經濟的外溢影響將體現在大宗商品價格、實體經濟、金融環境和企業信心等方面,預計下月發佈的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或下調世界經濟增長預期,而受烏克蘭危機影響最嚴重的,主要體現在能源、小麥、玉米等大宗商品價格飆升,這將加劇許多國家的通脹壓力,對貧困家庭生活影響更大;實體經濟也受影響,出現貿易收縮、消費者信心下挫、購買力下降等,而高通脹下不少經濟體貨幣政策收緊速度可能加快,新興市場可能面臨金融環境收緊和企業信心下滑的雙重壓力。

在談到中國經濟時,格奧爾基耶娃說,亞洲經濟體可能受烏克蘭危機帶來的能源價格衝擊,但中國擁有更大政策空間減緩外部衝擊對經濟的影響,中國已設定今年5.5%左右的經濟增速預期目標,保持這一增速對中國自身有利,也會給其他國家帶來積極溢出效應。

在有關烏克蘭危機對經濟全球化影響方面,格奧爾基耶娃認為,地緣政治緊張局面如果不能迅速緩解,將削弱國際多邊體制減緩危機衝擊的能力。

格奧爾基耶娃表示,與全球金融安全網相比,各國依賴雙邊和區域性安排應對衝擊不會那麼有效。

IMF第一副總裁戈皮納特說,烏克蘭危機引發一些「去全球化」的擔憂,國際體系將發生重要變化,如能源行業出現更多推動能源供應多元化和能源轉型的呼聲;全球支付體係也在發生變化,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可能獲得進一步推動,對各國決定持有何種外匯儲備產生重要影響。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