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惠德 - 慎防貨幣消耗戰爆發|缸邊財話

在應對通貨膨脹方面行動遲緩的美國聯儲局,突然通過快速上調利率吸引資金,美國政府也容忍有助於控制物價的美元升值,令美元在國際金融市場上變得愈來愈強勢,反映美元相對主要發達國家貨幣匯率變化的美元指數,相比去年年底上升9%,處於近20年來的最高水平。上周美元對日圓匯率突破1美元兌換135日圓大關,創下24年來新高,面對進一步貨幣貶值和通脹壓力的其他國家,則被迫對抗性地提高利率,令危險的「貨幣緊縮競爭」陰雲密佈。

美聯儲考慮到超出預期的物價上漲水平,於15日將政策利率上調0.75個百分點,這是時隔27年的最大加息幅度,明確表現出美聯儲急於加息的態度,對於把抑制通貨膨脹作為最優先課題的美國拜登政府和美聯儲來說,強勢美元是有利的,這樣可以更便宜地進口物資,因此在美元升值的4月,除石油以外的進口商品物價與上月相比增長趨緩,到5月更是在時隔約一年半首次出現負增長。

各國彷彿對抗般地紛紛上調利率,在亞洲,印度、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等國,自5月以來採取了加息行動,歐洲央行表明了在7月上調利率的方針,瑞士央行時隔約15年再次上調政策利率,這些也是基於同樣的趨勢,這再次證明美聯儲的政策轉變將會直指影響全世界。美聯儲上次加息0.75個百分點是在1994年11月,之後不久墨西哥陷入了貨幣危機,這是由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達成等,墨西哥吸引了期待經濟增長的投資資金,但由於政治動盪和美國加息,資金迅速從該國流出,墨西哥外匯儲備驟降,採取了浮動匯率制的本幣比索暴跌。
新興市場資金加速流出

這次美聯儲再次大幅加息,也有出現異常變化的徵兆。據國際金融協會稱,美國3月開始加息以後,從新興市場國家的證券市場連續3個月共計流出200億美元的資金。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波森指出,如果美元升值加劇,用美元借款的國家和用美元支付能源、食品進口貨款的國家將面臨更加困難的局面,正由於這些國家貨幣的脆弱性,新興市場國家的債務最令人擔憂。

雖然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上周在一個討論美元國際作用的會議上說,美元在全球範圍內的廣泛使用,可能會給金融穩定帶來挑戰,他也提到了危機時期美元供給框架等安全網的存在,也解釋了貨幣系統方面的準備,但並沒有提出任何辦法去解決問題,特別是由貨幣政策帶來的美元升值給其他國家造成的負面影響。目前正從新冠疫情中復甦的世界經濟,並沒有牢固到可以承受貨幣緊縮競爭的地步,草率加息會加劇經濟下滑,強勢美元恐將引發沒有贏家的消耗戰。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