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8º
  • 75%
  • 2022年10月5日 星期三

黃惠德 - 美滯脹帶來的衝擊|缸邊財話

美國公佈6月CPI數據後,公眾開始擔憂美國經濟是否正走向衰退甚至「滯脹」。那麼,甚麼是「滯脹」?滯脹的判斷標準是甚麼?

針對上述這兩個問題,筆者上周已引述多位經濟學者的分析,基本上已確定美國當前就算未正式陷入「滯脹」 的困境,但處於「準滯脹」階段已屬毋庸置疑,特別是6月份CPI水平急升至9.1%的歷史高位,美國聯儲局極有可能會採取更強硬的措施加大、加快加息速度和緊縮措施,進一步侵蝕美國的經濟增長速度,所以美國經濟實際上已經陷入衰退和通脹並存的危險境地,繼續加息將使美國重蹈1979至1981年經濟情況的覆轍,而更令人關心的是,美國經濟「滯脹」會給世界經濟帶來甚麼負面影響?
其他經濟體資本外流料加劇

面對「滯脹」風險,美國聯儲局很可能將繼續採取激進的緊縮貨幣政策以降低通脹水平。美國聯儲局的加息縮表操作必將通過利率、流動性、匯率等多種渠道傳導致全球,對世界經濟造成嚴重衝擊,這可從三方面來作分析:

其一是美國作為佔世界經濟25%的全球第一大經濟體,該國經濟增長陷入停滯甚至衰退,將導致美國經濟對世界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下降,從貿易渠道來看,美國在全球的購買力也將下降,導致以出口為經濟增長主要動力的外向型經濟體增長預期下降。

其二是美國聯儲局的加息政策將會吸引全球資本回流美國,支持美元匯率的同時,對其他經濟體則造成資本外流壓力,特別是對經濟基本面脆弱的發展中國家造成巨大衝擊。
美元利息升令全球債市受壓

其三是美元利息升高將對全球債券市場造成壓力,導致各國主權債務利率上升,債務負擔增加,甚至引發全球債務危機。這種情況不止在新興經濟體上出現,近期歐羅匯價急挫,歐羅區的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臘等國的債務風險急升,歐債危機捲土重來的威脅已逼在眉睫。

全球經濟要避免重蹈20世紀70年代的覆轍,必須要降低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持續動盪的不確定性,降低貿易保護主義和地緣政治衝突風險,繼續發揮經濟全球化在降低物價水平中的作用。

只有全球大宗商品價格、疫情,以及人為衝突導致的供應鏈受阻問題得到解決,貨幣政策才能更加有效地錨定通脹預期,達到控制通脹的效果,避免出現經濟「硬著陸」,降低全球出現「滯脹」的風險。

可惜的是,美歐等國卻反其道而行,令整體情況正在日趨惡化。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