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惠德 - 金融戰下沒有贏家|缸邊財話

在中美對抗不斷升級的大氣候下,加上俄烏衝突爆發,在美國全力鼓動加入其陣營下,歐洲立場改變導致能源價格飆升,並試圖使晶片供應鏈多元化、擺脫對亞洲的依賴,這表明整個西方正在延續一場全球金融戰爭。這場金融戰至少可以追溯到十字軍東征時期,但在全球化發展200多年後,金融衝突現在代價更高,也更不可預測。美國《華爾街日報》上周發表一篇題為《全球經濟已成戰場》的文章,深入分析這場金融戰爭的深遠影響。
對俄制裁遭反擊是例證

文章指出,這些衝突的雙方通常不明白發生了甚麼,他們只知道自己的世界被顛覆了,例如普通歐洲人將會感到震驚,因為他們會很痛苦地支付今年冬季的取暖費,而在莫斯科的女士也驚訝地發現,她偏愛的咖啡店星巴克在俄羅斯已經停業。像「全球化」這種不痛不癢的詞語掩蓋了真實的因果聯繫,在過去兩個世紀裏,我們學會如何高效地生產食物和建造住所,現在人們解決80億人吃住問題,比前幾百年裏解決10億人吃住問題要容易,其原因是工業化、機械化、電氣化和自動化,以及為這些創新提供資金的能力。全球貿易急劇發展,在二戰和蘇聯解體後更加迅猛增長。1972年美國時任總統尼克遜訪華時,美國和中國之間還沒有貿易關係,如今中國卻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之一。
  文章強調,這一系統的複雜性也是其脆弱性,任何經濟體的支出都有收入和借貸,而金融戰試圖破壞這兩個部份,收入包括貿易、就業和公司利潤,借貸則包括尚未掙得的支出,這種借貸的成本由資本供求所驅動,令這些關係相互關聯,因為我的支出就是你的收入,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完全符合收入與借貸的框架,禁止進口俄羅斯石油企圖損害俄羅斯的收入,不許投資者購買俄羅斯債券和凍結俄羅斯央行儲備是為了增加信貸成本。但正如俄羅斯所證明的是,任何戰爭中,反擊都有可能發生。俄羅斯原油價格下跌,在印度和其他國家找到了買家,當俄羅斯切斷對歐洲的天然氣銷售後,它尋求削弱歐洲的收入,許多歐洲企業無法在如此高昂的成本之下獲盈利。

在帶來了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的過去200年裏,全球化受到很多干擾。全球貿易從19世紀60年代至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出現擴張,隨後出現回落。在每次中斷之後,世界逐漸恢復了貿易一體化更上一層樓的道路,這一次很可能會出現同樣情況,原因很簡單,即孤立有損財富,後冷戰秩序背後的關鍵假設是,經濟上的自身利益會阻礙衝突發生,人們在經歷了生活水平的提升後,特別財富增長令生活變得富裕,亦令一般平民不願這種金融戰延續下去。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