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惠德 - 美國報復OPEC選項有限|缸邊財話

OPEC+決定從11月起把原油總產量日均下調200萬桶,這不止標誌着美國總統拜登對海灣產油國穿梭外交的失敗,要知道OPEC+這次不是小打小鬧,而是自新冠疫情以來石油最大減產幅度,相當於全球石油需求量2%左右,決定一出,國際油價應聲上漲,到10月8日已四連漲;再加上該決定有效期可能延至明年最後一天,長期下來會造成甚麼影響還真難以預料。面對不利的新形勢白宮正緊急醞釀回擊,究竟會有哪些方法及會產生甚麼後果呢?

對大多數美國選民來說,沒有甚麼個人財務問題比汽油價更重要,油價上漲加劇美國民眾對通脹、成本及本屆政府沒能力控制個人錢包問題的擔憂。

對於拜登及民主黨來說,將是影響中期選舉可能最關鍵一點,只有短短5星期的時間,無論平抑油價還是降低通脹,一切似乎都來不及,為此拜登政府極有可能作出報復,其中的選項有:減產可能成為壓倒拜登支持率的「最後一根稻草」。
戰略儲備釋放計劃成效微

選項一是美國能源部將繼續執行1.8億桶戰略石油儲備釋放計劃,11月再向市場釋放1000萬桶戰儲石油;選項二是美國可能推動長期以來從未實施的「反石油生產和出口壟斷法案」(NOPEC)立法,該法將授權美政府以操縱能源市場為由,起訴OPEC+成員國,尋求多達數10億美元賠償;選項三是白宮呼籲美國頁岩油生產商增供,並敦促油企增加國內庫存,而非出口更多燃料;選項四是白宮認為隨著降低通脹法案通過,美國可在減少對外部化石燃料依賴的同時,提高對清潔能源和美國自身能源技術的依賴。
  在這4個選項中,選項一早已在執行中,成效可說是杯水車薪,選項二如付諸實行,變相與OPEC全面決裂,甚至動搖石油美元的地位。
  至於選項三卻關乎民主黨內環保政策的問題,令拜登政府變得舉棋不定,所以部份觀察人士認為這些做法毫無意義,想對海灣主要產油國施加真正壓力,華盛頓應該從扣押部份安全援助和軍事合作下手。

半島電視台援引專家分析稱,也門的停戰協議已於本月初到期,沙特阿拉伯或會遭受胡塞武裝組織的導彈和無人機攻擊,作為沙特的安全擔保國,華盛頓具備一定影響力,部份美國議員呼籲政府以此來影響沙特的能源政策,美國3名民主黨議員則準備提出法案,從沙特和阿聯酋撤出所有美軍部隊和導彈防禦系統,可是華盛頓與海灣國家的安全與軍事合作是互利的,任何退出都會讓美國跟對方一樣承受痛苦,因此美國在短期內很難使用這些工具。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