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股落鑊——煤價高漲南戈壁挑戰高位

  美股周二急插,恒生指數周三亦一度跌達455點低見24045點;惟大市低位勁彈,全日倒升163點,收24663點,成交金額1235.3億元。

  煤價高漲,令發電廠壓力大增,可望將來內地加電價、煤炭擴產的呼聲會愈來愈高,其中又以煤炭擴產的可能性較高,內蒙古煤炭股南戈壁(1878)已見資金強勢流入,昨抽升11.86%,收報1.98元,月初爆升後的短期回調或已完成,短線有望挑戰52周高位2.31元。

  報道指出,內地限電波及多個省份,甚至廣東亦不例外。中國央視網發表評論員文章指出重點,稱此輪多地限電主要還是受全國性煤炭緊缺、燃煤成本與基準電價嚴重倒掛、聯絡線凈受能力下降等因素影響。目前內地動力煤、煉焦煤產能明顯收縮,加上煤炭進口量減少,蒙煤通關量偏低,電煤供給短缺明顯。這跟中國經濟復甦伴生的高用電需求,顯然不匹配。

  內地媒體《財經》指出,冬季是煤炭需求的高峰期,如果接下來仍然無法緩解供需缺口,煤價或會衝破每噸2000元人民幣,認為可以考慮開放產量,簡化並加速煤礦企業審批程序。

  發改委已發出通知指,鐵路部門須加強對接煤炭產能較大的地區,包括內蒙古東部、山西北部、鄂爾多斯、榆林等地;並及時啟動煤炭應急保供機制,重點運煤至庫存煤量剩餘七天以下的電廠。

內蒙古區煤炭或擴產

  在中央的高度重視下,內蒙古地區很大機會獲上調煤炭產量,南戈壁主要於內蒙古從事煤炭開採、開發及勘探。其擁有及經營其位於蒙古之具代表性的敖包特陶勒蓋煤礦,其亦持有於蒙古南戈壁開發其他煉焦煤及動力煤礦藏之許可證。

  有報道指,連吉林省長亦要派專人到內蒙古駐煤礦,逐一落實煤炭購銷運輸合同,以及抓緊推進俄煤、印尼煤、蒙古煤等外採計劃等。未來「搶煤」隨時是地方政府的政績之一,南戈壁可望成為最大受惠股之一,而股價已見起動,在市場欠缺方向下,或加劇該股的短炒爆發力。

  今年上半年,南戈壁錄得收益3,326萬美元,按年增加57.5%。錄得純利578萬美元,相對2020年同期虧損1,893萬美元,虧轉盈;每股盈利2美仙。不派中期息。

聞風至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