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電單車該像沙畫

  最近愛上了電單車,尤其是哈利(Harley-Davidson),原因是它很代表美國。雖然到最後敵不過經濟原因而要將生產線移離美國,但它的歷史確是蘊含着很多美國文化。而我最喜歡的是上世紀六十、七十年代的Chopper精神,原因是戰後出現了很多嬉皮士,他們熱愛自由,愛騎電單車到處去。他們雖不富有,但都會將舊電單車拿到車房去換零件,以加入自己個性。後來有了不同副廠,讓他們都有能力改裝,那就令每架電單車更有個人特色,有些頭部很長、有些座位背很高、有些車輪很大、有些油缸很細……而就是這種創意發揮令電單車文化更吸引我。

  最近聽到一位已玩電單車十多年的朋友說他喜歡古董車,最好是原廠和原裝。聽後我才發現,原來即使喜歡同類電單車都可能想法很不同。若當那是古董,當然最好是出廠以後就放在貨倉冰封,經過三十年後原封不動拿出來,那樣價值當然足以讓收藏家放在博物館,尤其是當世上只剩寥寥數架,它自然是最好的展覽品。這種想法我很尊敬,只是我的看法略有不同。

  我認為每件物件都要有它的經歷,以電單車來說,若然不用來駕駛,就失卻了它最大的作為。它既是一件交通工具,就該讓它有自己的傷痕,它的歷史記錄愈多,故事愈豐富,價值才愈高。例如它可能帶過一個有中年危機的麻甩佬去他初戀的地方,懷念已逝的愛情,又或者它曾將一個年輕人摔倒,但同時也為他帶來首個女朋友,甚或是在等一個已遠赴戰場,永不會回來的主人……故事愈多,它才愈有價值,因它始終是件交通工具而不是雕塑藝術。

  加上我喜歡嬉皮士文化,故更喜歡每部車都能反映出個人喜好和創意。欣賞別人的作品固然是種態度,但能以它來展現個人創意就更具意義。所以我很希望有天能像美國的一部份電單車愛好者,打造出能表達自我性格的電單車,然後就像沙畫,再留待下一個主人去寫上他的故事,留下他的印記。它不用放博物館,也不需要高價值,只需要讓每個曾擁有它的人在上放下自己的一點生命。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