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工業革命的受害者

  有樣東西我們經常都在追求卻不自覺,那就是高效率。高效地生活是我們自小就接受的訓練,小時候要於最短時間讀完最多的書,那就能考得最好的成績,出來社會做事,就要用最短時間完成要做的工作,提高生產力,以能於職場步步高陞。

  這種高效率要求源自工業革命。以前在農業社會,效率不是說要增加就能增加,無論你施肥或除草效率多高,農作物都不會因此而改變生長速度。但自從工業革命以後,一切都從生產線製造,人們開始用上不同科技,甚至改變大自然定律,例如增加照射農作物的光線及改變其基因,漸漸就真能令收成期縮短。

  當做每件事都將高效放在腦裏,不知不覺它就會成了我們生活的目標。我就是受到高效目標影響很大的一個受害者,過往我覺得去旅行如能一天去到多個地方就更划算,後來慢慢才發現,於一個地方逗留多點時間,能夠感受和欣賞的東西更多。不過若換個角度看,這也是掉入了同一陷阱,就是當我希望於同一個地方感受更多,我也就是在人生的感受裏追求高效率,只不過這個高效的追求不是以數量為單位,而是以質量做單位。同樣,在工作上放慢腳步做好眼前的事,不等如就是不再被追求高效的思想囚禁,因為着重工作的質量同樣會令人透不過氣。

  所以,要完全脫離工業革命導致人不斷追求高效的影響,就應該在空閒時間甚麼都不做,好好停下來。就像以前的人耕田,水澆了,肥施了,工作完成了就停下,只等農作物生長,那段時間就是人生喘氣的機會。

  尤其現時有了手機,我們就更加不懂得讓自己喘氣,不論是等車、坐車、等人,甚至排隊去廁所,我們都因為怕悶而讓那些時間全給手機佔據,而沒讓自己停下來。

  如果你堅持繼續用手機,我也不反對,但在工作期間,很應該每小時休息五至十分鐘,放空,發夢,純粹地休息,好讓你繃緊的腦袋得以真正放鬆。這看來是會令你減低工作效率,但其實放鬆以後,你所做的事可能效率更高,成績更好!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