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對情人說話更要經大腦

  人說話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心裏有種意念想要表達,像是辯論時,你想將心裏的理論或資訊跟別人分享,而那想要分享的意欲會令你很自然地想出一些說話的方法。又如要做銷售的時候,你都會想出不同的方法去增加說話的效用。

  簡單如在街市常會聽見賣豬肉的稱呼某師奶為「靚姐」,這個「靚」字就是一種銷售手法,因為這會吸引她走近,然後他就會介紹:「買豬𦟌啦,今日啲豬𦟌靚呀!」就這樣,由於她被稱讚「靚」而受落了,當她再聽到他說今天的豬𦟌靚,就會認為這是有相同的可信性,於是她就會幫襯他。

  以上情況下的說話技巧很容易就能用到,但還有另一種要說話的原因是以情緒為先的,例如你的最後一支雪條被人吃了,然後你大興問罪之師:「邊個食咗我支雪條呀?最後一支嚟!」由於這時說的話是由情緒帶動,極少人在這時還會顧及說話技巧,故說的話都會是毫無鋪排,純粹是情緒發洩,所以那刻所說的都是最無腦、最蠢的話。

  故此,我們應該經常審核平常生活所說的話是不是由情緒帶動,尤其是面對另一半。剛喜歡上對方時,必然會用一切理智去銷售自己,故此總會先經大腦,所說的話不但有邏輯,還會帶有戰略性,而同一時間又帶有詩意和愛意,故此那時的花言巧語都是最動人的,因為是理智和情緒的美麗結合。

  但拍了拖之後,情人間的說話開始缺乏愛意,亦沒有策略可言。起初尚會有些深入討論,但過了幾年之後,既沒太多意念要說服對方,又沒甚麼愛意要跟另一半分享,於是平日說的話都是宣洩情緒,亦即都是指責對方做錯或自己看不順眼的地方,當彼此對另一半只有怨言,有時甚至就會大罵幾句。

  試想一下,當一天到晚雙方說的都是帶有負面情緒的語言,得出的結果當然是愈來愈不愛對方。所以,日常生活上要留意自己的語言是否在宣洩情緒,尤其是面對情人,如果全是這種說話,就真要多加留意,雖然這樣未必可增進彼此感情,但至少不會惡化。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