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工作與退休的掙扎

        跟朋友說起現在多了時間留在家,大家有何感覺。從前一星期只有一至兩個晚上在家,其他時間均需工作。這種生活自投身社會至現在,大概維持二十多年了。在過去幾個月裏,多了時間安坐家中,反而只有一至兩個晚上需外出工作,突然有點不習慣。工作量減少,變相收入亦減少,我跟朋友笑說退休年齡也要延遲了,又或是我已開始退休生活。

  若然在家優哉游哉地生活就是退休生活,那麼退休生活並不如想像般適合自己。調查發現,渴望早退休的想法,是在二十世紀開始出現,此前大部份人都是工作到最後一刻。在一九○○年,有百分之六十五的人工作到六十五歲,一九四○年有百分之四十二,二○○○年只有百分之十六。其中一個原因是,很多廣告特別是保險公司,開始推崇退休計劃,不斷營造退休後安享晚年的感覺,人們漸漸開始討論何時退休。加上《窮爸爸與富爸爸》這本暢銷名著,製造目標讓人擁有財政自由,希望令人脫離工作。因此,能夠及早退休便成為成功的象徵。

  這次疫情讓我多留在家,開始欣賞工作能發揮自己的快樂,善用自己的時間,對世界作出貢獻,這份成功感原來是如此吸引。疫情過後,若然大家能回復正常生活時,究竟我會享受生活,明白工作並不太重要,因而減低工作量,還是工作才是人生中最快樂的事,再次成為工作狂呢?我突然跌入這個掙扎中,不知哪樣才是自己最想過的生活。

  由此可見,人生選擇努力工作,還是享受人生,這是人作為動物最基本的掙扎。動物總想用少點能量得到最多資源,這種本能在動物身上較容易處理,因牠們肚餓便會找最多的食物,沒太多複雜思考。人類有思想卻自尋煩惱,會掙扎究竟應減低能量消耗,還是努力尋找更多資源。要解決這種掙扎,只有一種想法,就是中國人最大的智慧——中庸之道。雖然未必是最好的方法,但在人生掙扎中是最好的出路。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