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用口釣墨魚

  跟朋友的舅父去清水灣一個碼頭釣墨魚,下車後走的一段路,一支街燈都沒有,絕不是平凡大眾常到之地,可以說是個小秘境,但到達時竟有兩對夫婦已在那裏,可想而知真是個釣墨魚勝地。

  在車程上朋友的舅父就已預先考核我們對墨魚的知識:「我哋今日去釣大尾魷,你哋覺得大尾魷係魷魚定墨魚呢?」聽到個魷字,我立即高呼:「魷魚!」他卻說:「唔係呀,係墨魚呀。咁你哋平時坐船出海,開盞大光燈去剒嗰啲叫咩呀?」說得上是剒墨魚,當然是墨魚啦,於是我又高呼:「墨魚!」他又答:「錯喇,嗰啲係魷魚呀。我哋今晚可能都會釣倒針墨嘅,針墨又係魷魚定墨魚呀?」剛才兩次都是魷魚和墨魚相反,於是今次我大叫:「魷魚!」豈料他卻說:「係墨魚呀,哈哈哈哈哈!」

  看來老叔父帶初哥去釣墨魚,問這些問題是他們覺得好玩的地方,因為初哥怎麼答都錯,不過我都很開心可以學到新知識。墨魚是有硬殼兼肥肥大大,別名又叫花枝或烏賊;火箭魷顧名思義就像一支火箭,背上沒有硬殼;針墨是頭上有支針。

  聽後除了對這位舅父肅然起敬,最重要是不再輕看釣墨魚的過程。過往跟船家出海剒墨魚,只要打盞大光燈就有收穫,但自己去釣,單是餌就有人用瀨尿蝦,有人用假蝦,放餌後還要剒呀剒的,將隻死蝦扮作很生猛,就像做木偶戲一樣。朋友舅父還說在日本盛行一種EGI釣法,一會兒要示範給我們看。

  原以為剒墨魚是毫無技術的小朋友玩意,聽完才知那麼有內涵,難怪這麼吸引男人,故此到達後真是相當期待舅父將剛才所講的一切秘技施展,但他卻突然大叫:「哎吔!」大家大為緊張:「咩事呀?」他說:「出事!頭先放咗支魚竿落地,啱啱隻腳一踢,支竿碌咗落海!」大家聽後靜默了兩秒,然後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魚竿都掉到海了,多有內涵、多有知識都沒用。我唯有安慰他:「你頭先講咗咁多知識,都算用口釣墨魚畀我哋睇啦。」然後大家又再笑了,男人的浪漫就是這麼簡單。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