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墨魚死好彩

  上次去釣墨魚,有朋友的舅父作為老師傅,教了我們一大串墨魚知識,結果卻老貓燒鬚,一腳將魚竿踢到海裏,無功而回。那次之後,我們又再相約去同一個地點釣墨魚,因為墨魚在秋冬季比較肥大,故此現在是釣墨魚的好時節。而且我們前去的地點是一個較靜的內灣,多魚聚集,墨魚自然也在附近游弋覓食。

  今次再去和上次一樣,老師傅又再講解一番,說到現時釣墨魚大多不用真餌,而是用塑膠假蝦。那些假蝦充滿各種色彩,因為早上和夜晚需要用不同顏色的餌去吸引墨魚。而要令假餌看似生猛,就要像操控木偶般不停挪動魚絲,令假蝦看似栩栩如生,這樣於深海裏的墨魚才會上釣。

  說完舅父就小心翼翼的拿起魚竿,笑笑口說:「今次唔會再踢落海喇。」然後就將假餌拋到遠處,再將魚竿拉兩下,同時收回部分魚絲,他說這個動作是要令水中的假蝦看來像是向上跳躍,而因為蝦並不會不停跳,所以做兩下就要停一停,然後又要再重複動作。

  他還說:「呢個方法唔普通㗎!日本人叫佢做EGI釣法,至少要練一年半載先學到好似我咁,可以呃到海底嘅墨魚。如果你唔信,睇住我,好快就有墨魚上當!」除了這種釣法,舅父還說尚有很多其他方法,有些是密密拉,有些是跳一下停一下,總之就是要有很多學問、很多工夫才能做到,真的不要以為釣墨魚容易。

  我們都在旁靜聽舅父解說及看他示範,而在旁的舅母則自顧自的釣起墨魚來,但她只用魚排,沒有使用舅父所講的技巧,放了魚絲和餌後,只是默默等待。而舅父則興之所至,喋喋不休的邊說邊示範。

  可惜,舅父試了好幾次都完全沒有動靜,我們和舅父都開始感到有點尷尬。就在這時,舅母忽然大叫:「咦?有隻墨魚浮咗上嚟喎!」然後說時遲,那時快,舅母拿起一個大撈網向水裏一伸,一隻身子足有成年男人手臂那麼長的大墨魚就被撈起了!

  舅母沒用任何技巧就撈了隻自己浮上來的大墨魚,舅父只好一臉不是味兒的說:「知唔知呢隻墨魚死咩吖?死好彩呀!」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