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創意補白

  今年獲頒諾貝爾醫學獎的Michael Houghton教授(圖中),團隊中兩名成員朱桂霖(圖左)和郭勁宏(圖右)早前獲李嘉誠基金會頒發了等同諾獎的獎金,作為對兩位遺珠學者的肯定。

  一九八二年,任職生物科技公司的Houghton教授,留意到在甲、乙型肝炎以外,還有不知名的病毒,於是開始研究以基因排序尋找。找查病毒基因猶如大海撈針,用怎樣的方法很重要,同時也要運氣。三人日以繼夜尋找,由於病毒量太少,無法從直接檢測找到,後來郭勁宏設法擴增基因數量,終於Houghton以感染病人的血清製作基因庫,有次發現一個「奇怪、帶油性的核酸提取物」,再由朱桂霖從中找到小段病毒的核酸,讓研究團隊最後拼湊出病毒基因體。郭勁宏再以此設計了篩查感染血液的檢測方法。

  今年醫學獎同時頒予發明「基因剪刀」兩位學者,朱、郭兩人因此無緣上榜,Houghton只能藉領獎時唸出「戰友」名字致敬,而科學期刊《自然》為此發表文章,名為「發現丙肝諾獎得主背後的無名英雄」。

  朱、郭兩人的遭遇,其實反映出諾獎面臨科研趨勢時遇到的評審挑戰。現時很多劃時代的尖端研究,都是以動輒上百人的精英團隊研究,譬如著名的歐洲粒子研究。怎樣能夠適應這種發展又保留諾獎特色,恐怕不是短時間可以解決,人生是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今次李嘉誠通過基金會頒贈的「遺珠獎」,或者正是創意地彌補諾獎在時代巨輪下留下的空白,給大批無名英雄送上敬意的新方法。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星島日報》社長

蕭世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