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與煙為伴的墨魚

 早前跟朋友的舅父去釣魚,我作為釣魚初哥,在他身上確實學到很多知識,邊玩邊學,過程完全沒壓力,做錯了他會即時糾正我,例如拋線太快時,令魚線在魚絞裏打結,他細心地把線圈拆卸,慢慢地為魚線解結。

  我看到魚線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況,真的很想放棄,但他卻很有耐性地逐一拆解,還邊拆邊告訴我不要放得太快,當線圈轉得比魚線快時,便會打結。他不斷重複同一番說話,別以為他長氣,結果轉頭魚線又打結,只好再次麻煩舅父幫忙。

  我從錯誤中學習,可是學習當中也堅持出錯,這就是新手的執着。老手也有其執着,我們一行幾人打算釣大尾魷,舅父本身不太喜歡,但他的另一半卻很感興趣,一星期會花兩至三晚,走到海邊等大尾魷出現。不是每次也有收穫,但每隔一、兩次也能釣到大尾魷。天氣和暖時,用來炒西芹雞柳,天氣冷時便用來打邊爐,能吃自己釣的漁獲特別高興。因此,他的另一半樂此不疲,也跟我們一起去釣魚。

  每次釣到魚,當然想拍照留念,雖然不是甚麼大魚或稀有魚類,但總想與人分享。可是,每次拍照後也不能上載社交平台,原因是舅父每次也放一包香煙在墨魚上,好像替香煙賣廣告一樣。再者,香煙包裝上的圖片不是肺部全黑,就是皮膚壞死,拍出來的照片一點美感也沒有。他說要放一包香煙在墨魚上,才能凸顯墨魚的大小,既然他是長輩,唯有從命。

  數星期後,終於有人釣到大墨魚,他叫人把香煙放在墨魚上,看看墨魚有多大。漁獲者建議把手機放在旁邊作比對,可是舅父最後仍把手機拿走,堅持把他那紅噹噹的香煙包放在墨魚身上。他說不同款式的電話尺寸有大有小,香煙卻是一式一樣。這位老手的堅持,令釣到大墨魚的年輕人屈服,結果這條大墨魚就如煙民般,與香煙結伴拍下最後一張遺照,吐出最後一口綠色墨汁後,離開這個世界。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