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劏墨魚創舉

  有朋友半夜給我一隻大尾魷,於是我有口福了!不過拿回家後,看看鐘已是凌晨十二時,拿着隻剛從海裏撈上來的新鮮大尾魷,究竟該怎麼做呢?該將牠放進雪櫃裏?還是冰格裏?該要用水沖洗乾淨?還是由得牠原汁原味?思前想後,牠再新鮮都已是一具屍體,若然牠胃裏的食物腐化發臭,即使放進雪櫃都可能會變壞。

  為免浪費了一條生命,加上朋友的一番好意,決定還是立即把牠劏了好,於是我上網查「如何劏墨魚」,結果找到一段五分鐘就包攬了一位魚販加一位艇家劏墨魚實況的短片,只見魚販於墨魚前面開一刀,然後順手就將一抽內臟抽了出來,全程只是兩三下手勢,接着是艇家由墨魚的後面開弓,避開了墨魚的骨,然後又是一手就將所有內臟抽出,簡單利落。

  這時我心想,中七時劏過那麼多老鼠,再複雜的過程都處理過,於是我就拿起一把刀加一把鉸剪,就此開展了我的墨魚解剖之旅。豈料我一劏開,咦?為何牠的內臟和片段裏的完全不同?牠的內臟不是一連串,而是兩邊各有黑色的鰓及黃色的血管狀東西,看着非常恐怖,猶如一隻異形。而且牠身體滑潺潺,還會黏着我的刀,而我必須小心翼翼地不弄穿牠的內臟,但張刀被黏着,不時會發出「吱吱」的聲音,聽起來就像隻墨魚在叫。有時我隻手碰到牠的觸鬚,感覺又像牠的吸管正在吸啜我,令我嚇得呱呱大叫,弄得整個場面就像《美女廚房》,絕非像片段裏那樣兩三分鐘就能解決。

  當然,最終我都能完成,但看一看鐘,竟花了一個半小時!而因為一直在鋅盆前彎着腰,加上全程處於緊張狀態,劏完後我全身都痠痛。故此真要感謝向來做飯給家人的所有女士,單是個多小時我就已經腰痠骨痛,更何況一天要煮兩餐的媽媽、太太們?除此還要向一眾海鮮屠宰員致敬,確實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辛苦劏完之後,雖然已經凌晨一點半,但我還是忍不住要慰勞自己,切了一小截墨魚來白灼,再送杯清酒,以賀我首次半夜三更劏墨魚的創舉。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