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死都唔食煙

        前天又跟朋友舅父去釣墨魚,釣到了一隻大尾魷,舅父立即堅持要用一包煙去顯示隻大尾魷的大小。

  事後我跟朋友分享這件事,朋友們一個接着一個說:「上一輩嘅人好鍾意用煙去度。」「但而家見倒煙盒就會覺得周身唔聚財。」「係呀,覺得好唔健康。」「而且覺得食煙已經唔再有型。」「但以前真係唔係咁㗎喎。」你一句、我一句的,大家都說起了對吸煙形象的想法。

  還記得上世紀八十、九十年代所有電影男主角失落時都會拿起支煙,例如周潤發在《阿郎的故事》裏叼着煙最為滄桑,劉德華食完煙後,將支煙彈到老遠最夠瀟灑,單是這兩個例子,就足以令當時的年輕人覺得吸煙有型。即使是普通電視劇,男主角失戀時都會叼着支煙,以示心情低落,所以那年代的男士會吸煙很正常。

  不過,現時所有煙包都加了各種醜樣圖示,以圖在大家心中建立起吸煙的負面形象。起初我以為這種改變影響不會很大,因為以前於很多大型活動上都會有煙草商贊助,就連本應與吸煙誓不兩立的運動賽事,都一樣會看到煙草商廣告,故真想不到自從以禁止煙草商於運動賽事落廣告作起步後,真能讓吸煙的形象跟健康和有型劃清界線。

  現時再拿起包煙,非吸煙的人不會覺得有型之餘,還會覺得煙味很臭。若吸煙的人不躲在一角而是當街吸煙,還會被認為是不體恤其他人。

  當然,這也有賴大家對於二手煙禍害及三手煙對家中小朋友造成影響的認識,令吸煙的負面形象慢慢奏效。

  以往我未必感受得到形象對於一個品牌或一件事件的影響如此大,但見這一點到了今時今日剛好成了對比,才更感受到形象影響之深遠。將此放諸於日常生活上都一樣,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得豬朋狗友多的話,你以為沒有所謂,其實卻是對自己的形象影響相當大,到最後別人不是怕你,而是怕你的豬朋狗友,因而疏遠你就不值了。

  於一隻墨魚死後的一包煙看出了這些,若然有天我魂歸天國,我絕不希望伴着我的是包香煙,故死前真要潔身自愛才行。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