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帳篷文化

 早前在空餘時間,帶小狗到西九文化區散步,朋友說那裏是小狗共融的好地方,很多人帶小朋友和小狗到那裏享樂。我上一次到西九文化區是十年前,當時戲曲中心還未興建,只有一片大空地,還有出租單車可供大人和小朋友玩樂。多年來大型音樂及藝術節Clockenflap都在那裏舉辦,我卻因工作忙碌而從沒去過。失卻的不但是國際性音樂盛事,還有該區的發展,這次駕車到那裏看到大廈林立,重臨舊地已面目全非。

  從停車場出來看到令人眼前一亮的景象,因停車場出口在小山崗之頂,下面一片綠草如茵,微微山崗上往下看,可看到維多利亞港,這視野相當宜人。四周草地已坐滿一家大小,整片土地籠罩着悠閒的氣氛。當日天朗氣清,一路走着,看到很多小朋友踏單車,亦有人拖着大大小小的毛孩在遊走,這種氛圍和空氣確實值得多呼吸,感覺可以延年益壽。

  草地上搭起了不同的小帳篷,有些是兩口子在野餐,有些是一家人在閒談。看着這些帳篷,想起從前香港人很少坐草地,即使坐在草地上,也很少會用帳篷。究竟帳篷的文化從何時開始呢?可能是來自在港的外地傭工。記得從前,外地傭工在各大廣場、中環、公園等席地而坐,享受她們的假日,最多只是鋪着紙皮,在擠逼的環境中建立自己的小天地。

  隨着帳篷漸漸降價而變得普遍,很多外傭姐姐在草地公園露營,起初看着有點奇怪,因我們通常只會在公園逗留片刻,不用刻意紮營,但外傭卻由朝到晚坐在公園,帳篷在夏天能遮太陽,冬天能擋風,因此帳篷的出現便變得理所當然。

  這種智慧在疫情下終於傳遞給香港人,在郊野公園、公園內的草地,甚至大嶼山欣澳的馬路旁的小空地,只要該處風景優美,便可看到香港人紮起二人帳篷,開闢個人的休閒空間。

  文化是互相影響的,這種都市紮營的文化,竟然在疫症中,由外傭流傳給香港人。外傭除了對香港的經濟有所貢獻之外,對香港人的休閒方式亦貢獻不少。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