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可惜我大髀太懶

  不知是否每個人都會有種僥倖心態,我的僥倖心態就在牛仔褲上面顯現。

  我很喜歡牛仔褲,不同布料、不同剪裁、不同穿法,再加上不同主人雙腳粗幼度等,都會出現不同貓鬚,故可以說牛仔褲是有生命,每條都獨一無二。

  如果你認為我這樣說是神經,那你應該不是個愛牛仔褲的人。事實上,雖然上世紀九十年代,牛仔褲是年輕人基本服飾,但近十多年,穿牛仔褲已成了愛好。據聞全球的牛仔褲銷量都大不如前,因為新一代年輕人認為牛仔褲既重又厚,甚至有點老套。

  如此說來,喜歡牛仔褲的最後一代可謂木村拓哉那一代,而香港代表就是劉德華,只因他穿過501,就令當時的粗腳男生如我,都以為只要穿了501就會有型。可惜此後再沒有另一位可帶領潮流的人接棒,故有時我和愛好牛仔褲的朋友聊起,那些對話內容真有如在聊古董,那種講究完全脫離了年輕人穿Fast Fashion的即食文化。

  不過我要坦誠,我喜歡牛仔褲多年,卻沒有一條褪色褪到有真正Indigo藍色兼有屬於我個人貓鬚的牛仔褲,原因是那必須非常勤力地穿那條牛仔褲才行,但我自問沒有那種工匠的心去用自己的身體、用自己的大髀去雕刻這件藝術品。

  每逢看到別人的牛仔褲貓鬚獨特,我都會忍不住問是甚麼牌子,然後就跟着去買,但結果兩、三個月後就發覺沒有別人那種效果。到下次再看到別人的牛仔褲貓鬚吸引,又會重複去問,然後又去買,結果家裏多了好多條牛仔褲,但每條的顏色都褪得不滿意。

  直到最近我又看到一個朋友條牛仔褲很美,我立即又說要買,但這次他說:「你有幾多條呢啲日本製嘅手工染牛仔褲呀?」我說:「都有五、六條。」他就說:「其實根本唔關牌子事,你愈買得多,距離你嘅目標愈遠。我呢條係每日着,着足一年先有咁嘅效果。你有五、六條,就算你每日輪住着都要五、六年。」我終於明白,我的問題不是要買哪個牌子的牛仔褲,而是不可以再買牛仔褲,然後我還要每天都只穿同一條牛仔褲才有望達成目標呢!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