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大石棺嚇死人

  和朋友到屯門菠蘿嶺看大峽谷,要先由平地走上菠蘿嶺山頂,再往下走到大峽谷,上山時沿途不斷看到很多休憩的地方,大都是由政府興建給遊人享用,但到了差不多走到山頂時,就開始看到有些自家製的設施出現。

  其實那些自家製的設施在很多不同的行山路段都曾看到,一看就知是由晨運客自製,有些是用幾支木或竹卡到樹上製作單槓,一塊平地就有五、六條,有高有低,例如獅子山過了回歸亭後就有。有時又會看到山邊築起小小的泥巴,種下不同的花草,形成晨運客自己的樂園。

  菠蘿嶺上的就更有趣,在山頂上有一幅平地像造好了地基一樣,上有不同的房間,兼有不同的康樂設施,甚至有個近百磅的啞鈴供人抓舉,要帶到山上都要花不少氣力。如此一個半天然的健身室竟建於山上,忍不住要拍照兼讚歎,晨運客們真有心思!

  然而,立即就有朋友給我看一篇報道,內容是屯門青大石澗瀑布前,竟有人建了一張大石櫈,看上去有如一副大棺材!據報說是有人拿來了沙石和英泥去築起的,問到那人為何這樣做,他說是因為原本的石頭拮籮柚。但一看到那張大石櫈的照片,相信任何人都會立即說:「唔係吓嘛?拮還拮吖,張櫈既核突又礙眼,成個天然美景一下子就被破壞晒!」

  怎麼會有人做這種事呢?不過回心一想,之前見過那麼多晨運客自建的場所,怎麼又不會覺得是破壞大自然呢?這才發現原來當中的界線真是相當模糊。其實晨運客所建的東西,只要是沒經過大眾諮詢都可以說是不恰當,但當你行山行到某段路想要休息,如果剛好有人建了張櫈,或者用竹或木造成了臨時涼亭,又真是有利於行山人士。

  究竟如何去決定某個行山人士的建設是有幫助還是沒幫助?是破壞大自然還是沒破壞大自然?當中的界線一錯了,結果就會像那副溪澗邊的石棺。現在要移走那副石棺,都要敲碎後,再由工人將碎屑慢慢搬走,才能讓景色回歸大自然。究竟大家如何能夠好好共用大自然的空間,真要小心計算衡量才行。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