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隔離前做足準備

  和朋友說起他在外國工作,回港後要在酒店隔離,我家人的隔離經驗可謂相當多,先是爸媽登船旅遊後,遇上船上爆發疫症,於是要在船上隔離,回港後又要再次隔離,前後共隔離了近一個月。然後是在英國唸書的兒子放假回港,試過在家隔離,又試過在酒店隔離,時間加起來都有近一個月,故對隔離這回事已習以為常。

  但聽朋友說要隔離十四日,時間不容易打發,我聽後頗驚訝。隔離前既可預早做好準備,有些較好服務的酒店,甚至可以預先放部跑步機,讓你在房裏做運動,又有手機和WiFi可以上網看戲和與外界聯絡,為何都會難捱呢?

  他說起初都跟我想法相同,他還畫好時間表:早上做運動後吃早餐,接着看戲和吃午餐,下午就上網、工作、做瑜伽,晚上吃晚飯,再看齣戲和上網瀏覽,然後睡覺。第一星期確實如他所願,一切都按計畫進行,但到了第二星期,他就發現個人沒有動力,早上起牀後做甚麼都提不起勁,只是軟攤在牀按手機。有了沒做運動的第一天,第二天也就躲懶不想做,到了第三天情緒開始變差,自此之後情緒漸見低落,甚至有了抑鬱的狀態,最尾數天簡直感覺生無可戀。幸好當時只需隔離十四天,如果要隔離二十一天真是不敢想像!

  聽他說完,回想起先前有段時間大家都不敢上街,我當時都在家自我隔離了個多星期,感覺確是愈來愈差。起初都有在家做掌上壓和用健身彈弓鍛煉身體,但做了三、四天後動力就減退,幸好當時都找到些樂子,就是在家自行為我部電單車的油缸噴漆和上色,這樣才勉強度過了那數天。

  這樣回想才知道原來軟禁比坐牢更慘,坐牢都可以於放風時到操場活動,軟禁在家的話,情緒穩定或能捱得久一點,若情緒本就較易波動,可能只要有一晚夜睡了,或者偶爾沒做一天運動,情緒就很易走下坡。所以不要小看自我隔離的時間,若真的需要隔離,真要預先替自己安排好定時有些小趣味、小驚喜,否則隔離完後確定了自己沒肺炎,但卻得了情緒病,可真是得不償失。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