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香蕉絕種危機

  香蕉背後有着一個很有趣的故事,話說現時的香蕉是由不同品種單性繁殖出來,味道香甜,形狀大,而且肉多,由於種子細小得根本無法繁殖,所以香蕉的基因是全部一樣,好處是品質穩定,每隻香蕉的基因都差不多,就像孖生兄弟,你第一條吃的和最後一條吃的,除了因為熟透程度不一,令味道有異之外,整體上十年前後所吃的香蕉,味道也相同。

  不過,現時的香蕉也有機會絕種。其實香蕉絕種也不是第一次發生,早在上世紀三十、四十年代,全世界都在吃Big Mike大麥克香蕉,怎料突然出現了鐮刀菌的真菌,侵食了蕉樹,令蕉樹患上黃葉病,導致大規模枯死,最恐怖的是其孢子很容易傳播,會拈在農夫的衣服、泥土和香蕉上,由亞洲開始擴散至全地球。由於當時蕉農大部份皆種植大麥克香蕉,所以香蕉轉眼間便絕迹了。

  那為何我們現在又有香蕉吃呢?原來我們現在吃的香蕉是源自那個年代的Cavendish貴族後裔,他熱愛種花,很多人更會把奇形怪狀的植物送給他,其中一款就是來自亞洲的香蕉。這款香蕉味道很好,而且能抵抗鐮刀菌,於是生果商立即以它來取締大麥克香蕉。直到現在,我們仍每天在吃Cavendish香蕉。

  雖然市面有逾千隻香蕉品種,但賣相好、味道濃郁,而且能抵抗真菌的,卻不易找到。就像有時我們覺得黃帝蕉很酸、奶蕉味道很怪,不是人人都喜歡。而能夠令到大部分人都喜愛的,似乎只有Cavendish香蕉。

  好景不常,它在一九九二年也得了黃葉病,因為「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真菌也會變種。雖然大家一直在想辦法,卻只可減慢,不能完全杜絕真菌,或許有一天,我們再也吃不到這款吃了幾十年的香蕉品種。不過同款的香蕉吃了幾十年,也想試試新品種,不用Cavendish完全絕種,但有多個選擇也不錯。

  下次當有人跟你說:「吔蕉啦!」不妨試以小學雞的方式反駁他:「就快絕種,冇得吔喇!」來減低說話的攻勢性吧!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