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陪伴出租

  我在電台節目裏,經常幫助不同的聽眾解決生活上的疑難,有趣的是我既不是甚麼愛情專家,在愛情上的經驗也不多,但不知怎地,很多聽眾遇到愛情問題都樂意打電話來,請我替他們做客觀分析。

  其中一個原因當然是怕當局者迷,只要能夠找到一個自己相信的第三者去傾聽就已足夠。不過我認為其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當人遇上愛情問題時,內心所感受到的孤單。

  孤單是種無形的感覺,它的出現可以跟客觀環境一點關係都沒有,例如你在一個婚宴當中被很多親戚朋友簇擁着,但你內心卻感到孤單。又如在學校放午飯時的操場上,旁邊站滿了同學和老師,但你依然可以覺得孤單。甚至乎你愛人就坐在你旁邊,但你都感到孤單。而當孤單一旦出現,你就自然會想找人陪伴,分享你心裏當下的感受。

  在現時這個愈來愈怪誕的社會裏,真的很需要找到能夠跟自己分享孤單感覺的人。故我有時會想,我是否應該放下電台工作,改為當一個解難師?不管你有任何人生疑難,你都可以來找我。我不屬於任何專科,未必懂得平復你的心情,我只能夠交出我的意見,我的意見未必真的解決得了問題,亦未必適合你聽,但聽完後,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都總算是多了個意見,而最重要的,是減少了你心中的孤單感。

  我將這事和一位朋友分享,他聽後說:「咁你就做多咗喇。」原來目前已有人在做相類似的工作,那是一位在日本提供陪伴服務的出租先生,他提供的服務比我說的少,他只提供陪伴,若然問他問題,他最多只會作出簡單回應,連解決問題的建議都不會提供,但他剛只經營了兩年,已經接了過千宗生意,這現已成了他的固定職業。他的事跡還被電視台拍成日劇,而他亦將他遇過的不同人事寫成小說,出版後大受歡迎,於是再出版成漫畫,所以他比我想要做的少,但賺的錢卻比我想像的來得多!

  這個工作確實有意義,又能維持生計,令我不禁想,我是否真的應該將我這個電台環節變成真正的職業呢?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