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轉行做出租先生?

  之前說到日本有位出租先生,他的名字叫森本祥司。原以為他是個無業的人,想不到原來他是於頗有名的大阪大學以研究生畢業,現年三十六歲,只因出來社會做事後,感到經常為人而活,才會想出了這個特殊工作,就是甚麼都不做,只作為別人的陪伴。

  更想不到的,是他做這決定前,先問了一個人意見,那就是他的妻子。我知道後真的很愕然!我以為這個專門處理別人孤單的人,應該自己都是個孤單的人,但原來他已經有妻子。且在日本從事這樣的工作,作為妻子應該會很擔心,因為丈夫從事持久又正當的工作是日本傳統的觀念,但他妻子竟然贊成,於是他由二○一八年開始了陪伴人的事業。

  起初他只收取陪伴所需的車費和餐點費用,但當個案愈來愈多,他就開始了正式的收費,每次出租為一萬日圓,即約七百多港元。他收到的個案各有不同,除了吃飯、看櫻花、逛街,還曾遇過不斷訴職場苦水的女白領,也試過陪伴別人去探望一位病危的人,他甚麼都不必做,甚麼都不必說,只是陪伴在探病者身邊。

  他的個案很多都不用改編就拍成了日劇,因為那些個案本來就已充滿戲劇性。一個個有血有肉的真實故事,原原本本地呈現於觀眾眼前,反映出很多人的真實生活當中包含着一種悲涼,那就是我們很多時候都需要有人陪伴,但也有很多時候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人陪伴在身邊。

  其實我們不是沒有朋友,只是我們常常會替朋友配上不同規範:這個朋友可以一起去玩,這個朋友可以去唱K,這個朋友可以去行山,這個朋友只談工作,這個朋友可談愛情,這個朋友可談家事……每個朋友都彷彿有他們的身份,但分門別類後,卻可能會發現欠缺了一個類種,就是當你感到孤獨,需要有個人陪伴在側,甚麼都不做,有哪個朋友可以幫得上忙呢?

  沒細心思考之前,我並不發現這個問題,可能因為我有太太,她能填補這個重要位置,但沒有另一半的人又能找誰呢?想來森本祥司的工作確實有意義,我要認真考慮加入這個行業。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