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我是否都有點變態?

  先前因為耳鳴去看醫生,醫生照看後說可能是因為耳垢阻塞影響,然後他用一個手提探測器探到我耳裏,並拍下照片,展示給我看耳膜前的位置,我一看後覺得很驚訝,原來現時的科技這麼先進,讓我這麼容易就能看清自己的狀況。

  回到公司之後,我將此經歷跟一位中佬同事分享,他立即說:「吓?你咁都唔知,而家直頭有直播耳挖㗎喇!」何謂直播耳挖?原來是一個耳挖上裝了鏡頭,當你將耳挖放進耳裏,就可以同時於手機上看到耳朵裏的情況,讓你全程看清怎樣清潔自己的耳朵。他還說自己用過之後,這就成了他的一大娛樂。我聽後卻心想:「唔係啩?睇住自己點樣撩耳,呢個世界有啲咁變態嘅嘢?」

  我記得以前有醫生跟我說過,撩耳不是好習慣,因為愈撩得多,耳垢反而會積聚得愈多,故不用刻意去處理,耳垢到了一定程度會自行掉出來。我向來聽從醫生建議,故認為根本不需要這樣的東西。豈料這時在旁的另一個中佬加入:「真係值得買㗎,我都有一個呀!」

  若說兩個麻甩佬各自有部電單車、模型車或超合金,我都不覺得奇怪,現時卻是兩個麻甩佬各自都有部挖耳直播神器,難道是我孤陋寡聞,追不上潮流?

  確實,有不少人都有奇怪癖好,例如有人喜歡看別人揤暗瘡或揤膿,現時網上就有很多短片將這些過程拍下供人觀看,且點擊率和性感女郎唱歌跳舞那些片段不遑多讓,很多人覺得看這些片段很有種治瘉功效。

  我現時寫專欄雖然寫這是種癖好,但我也不排除我內心可能都有這種喜好,因我有次發現自己的拇指腫了,起初以為只是少少發炎,但後來愈腫愈大,然後有次我不以為意地一按,內裏所有膿竟就噴發了出來,當下我是有點吃驚,但當我將所有膿都擠了出來後,一種治瘉感覺令我有點後悔,為何我沒有拍下來讓自己可重溫?這想法令我覺得自己有點變態,故我現時要極力遏止自己看任何網上可找到的撩耳、揤膿片段,以免開了潘朵拉盒子後,一發不可收拾,真的揭開了自己變態的一面。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