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為爸爸們送暖

  我在這裏曾分享過一個實驗,是測試人們在飢餓之下有甚麼反應,結果發現有部份受試者做出一些奇怪行為,例如有人四出走到不同餐廳去看別人進食,從觀看別人進食而得到慰藉,另有人走到麵包店去買很多冬甩再派給街上的小朋友,然後從旁看着那些小朋友吃而得到滿足感。這些因飢餓而作出的反常行為,本以為和我距離很遠,但最近卻發現自己竟出現了相類似的行為。

    話說我配音的《比得兔2》將要上畫,這套電影適合一家大小一同觀看,故訪問時記者們都問我會不會帶自己的小朋友一齊入戲院,我就說以往我曾替很多電影配音,那時就心想有天能帶自己的小朋友去看就好了,可惜偏偏到我有了孩子以後,我配音的電影卻少了,然後一眨眼他們就長大了。

  上次《比得兔》上映時,他們進場去看我的配音都已不覺享受,目前《比得兔2》上映比上集再相距了兩、三年,他們又再長大一點,自然更沒進場去看的意欲。當然無論如何我都會想方法帶他們一起去看我的工作,聽我的演繹,但在此之前,我卻發現自己做了件有趣的事,就是約同身邊所有男性朋友一同於首映當天去看,這群男性朋友有個共通點,就是他們家裏都有年紀尚小的小朋友。

  以往我極少會安排朋友去看我的演出,但今次我卻有種強大的意欲,就如先前所說那群飢餓實驗的受試者一樣,自己不能多吃,就希望身邊的人能夠多吃,從而得到安慰,於是我身邊凡是有小朋友的爸爸都收到我邀請,結果成團後,他們連同家人有三十人以上,大家都應約來收看我配音的《比得兔2》。

  自己無法做到,但看着別人做到都有種快感,這件事真實地發生在我身上,那種感覺其實有點恐怖,有如有陰陽眼的人看到餓鬼在燒臘店門外舔叉燒一樣那麼詭異。不過,為求令自己感覺良好,我決定用另一角度去看待這事,就是能夠將自己錯失了的歡樂帶給身邊的朋友,都可算作一種功德。我在工作上得到的成功感,原來不單止是提供娛樂給別人,而是還能帶給別人家庭溫暖。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